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人兽佣兵团】(51-60)作者:悠悠猴
【人兽佣兵团】(51-60)作者:悠悠猴
字数:54815


               第五十一章

  今过今晚,艾思娜算我半个新BOSS了,而且她比巫师好,还能和我打炮,这种建立在肉体欢愉基础上的关系,会比巫师的关系更牢靠。

  加上是我救了她,她欠我,而巫师是他救了我,我欠他,两者关系牢靠度立判高下。

  从现在开始,我在伯恩城的生活算有了着落,我真有点儿不想回森林建山寨的念头,毕竟这里人多信息交流容易,打探我老婆的着落也比窝在四季森林里强,何况周围的关系网渐渐搭建起来,若将来我拿了冠军头衔,在城里也许能成为一股新的势力,而且阿鲁夫输给了苏邬娜,也许我能夺他的位置坐坐,shou人崇拜力量,用下毒等手段让他暴毙什么的,就如隆卡尔告诉我当初前任大酋长是如何死的一样,说不定阿鲁夫也是用这样的手段上位。

  麾下2000shou人加上夺得冠军后和原来的加起来共15个街区的控制权,听起来怎么也比回去保护那个研究血巫术的「主人」当几百人的山寨王要强。

  只不过,在伯恩城里混,必须跟随这里的规矩,而山寨里我来定规矩,是完全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模式。宁为鸡首莫为niu后,这是我前世社会的一句典故,难道来到这世界也要遵循?

  心里开始上下盘算着,突然想起,现在已经晚上,不知辛巴和沃夫加他们回来没,任务进行得如何?麦斯是否被暗算?隆卡尔他们是否被德福收拾,这一连串才是眼前最需要关注的。

  迅速整理下自己的卫生和衣装,看了看窗外的街道,周围的房屋还有灯火,估计还没到午夜,就大步往外头走去。

  来到一层会客厅,发现大伙们都在。

  薇丝第一个发现我来了就主动先跟我说:「主人~ !你醒了!大伙已经回来了,我刚让凯莉她们做了些晚餐给他们吃。对了,艾思娜女士离开了么?」
  发现人都回来了,估计事情八九不离十,我也放了一半心。

  「嗯,不错,大伙吃完,说说情况如何?」然后对薇丝单独说「对,艾思娜女士先一步离开了。」

  薇丝鬼ma地看着我笑笑,估计她在外头听到里面的欢叫声。

  听到我发问,辛巴示意沃夫加发言,他自己没打算进行长篇叙说。

  沃夫加向他点点头,就对我说:「老大!你交代的事办好了!只是……」
  「好!你们证明了你们的实力,我表示赞许!赏金ma上让薇丝给你们分发,只是什么了?」

  我边说别拿出钱袋交给薇丝,让她待我分派,但察觉大家神色不对,我皱起眉头仔细聆听。

  沃夫加:「在中途确保周围没人的一段路上,辛巴他动手了,我们也跟着同时拔刀,一开始麦斯的三个同伴瞬间被我们放倒,但不知麦斯身体里面还穿了一件精钢鳞甲,辛巴的匕首没穿透,让麦斯躲过了第一刀,虽然辛巴迅速从空隙补刀,刺伤了他左肋,但麦斯已经反应过来,还同时进入狂暴状态,一下挣脱,将辛巴及来帮忙的蒙达和桑达都甩飞了出去。」

  听到这里,我发现事情有点不对,看看周围,好像少了一个人。

  他接着说:「我、罗姆还有猛提卡都迅速过来支援,猛提卡先到,就和麦斯对上了,但抵不住他的狂暴之力,被双斧砍入身体,当时就到地了。」

  「什么!」我才发现,果然伙伴们中缺了他这个大块头。

  「接着罗姆和我一前一后夹击他,幸亏我速度比麦斯稍快,先一步切断了他的喉咙,他破喉后还抵抗了好一会儿,最后也躺到了地上。」

  「那猛提卡呢?他还活着没?」我虽然不抱希望,但毕竟是给我卖命的部下,我还真心希望他还有救。

  但沃夫加摇了摇头:「伤口太深,没活过来,当场就死了。」

  「唉!可惜了,这小伙伴。那他和麦斯他们的尸体呢?你们都处理好没?」就怕被其他多事的人发现,被追索到我这里,就无法和矮人一族的商会解释了。毕竟我的办事处还在矮人控制区内。

  他点点头:「都拖入林子里埋了,短时间内不会有人发现的。矮人的装备也一并埋了,拿在手里以免有人认出。我们回来时一直小心,分别进城,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注意。」

  「好!心细果断!这次任务沃夫加你是首功,我额外再奖励1金币给你!至于猛提卡,他是个孤儿,无需将财物留给家人,他的奖金和财物,就当分红,赏给大家,你们觉得如何?」我迅速做了安排。

  沃夫加:「钱财身外物,死后也带不走,相信猛提卡,还有每一个shou人,都不会介意的。只是老大打算开创新部族,希望就如其他部族一样,树立一个英烈祠,纪录和传诵每一个为部族牺牲的人,也让他们的名字留着后人的精神里。」

  「嗯,你说得有理,现在部族虽然还没建立,但猛提卡也算我们的一份子,就按你意思设立英烈祠,将他们的故事记录下来吧。需要什么材料物资,就和薇丝讲,她会购置的。」其实我心里还不知这事,既然他们要求,就顺他们的意思办好了。

  沃夫加:「现在在伯恩城内办事处里先弄个临时的,用不了多少材料,等以后回到四季森林的山寨时我再和老大细谈。这次我建议先用猛提卡的奖金去办就应该够了,加上有剩余的老大留着以后设立真正的英烈祠时再用。」

  「好!那薇丝,你先记着账目,以后每个死去的伙伴,他的财物若没预留给特定的人,就收回,用于建设山寨和英烈祠,让他的名字和故事永远在祠庙里传诵。大家没意见吧?」

  以沃夫加为首,其他几个shou人和哥布林都表示同意,这样一条新的规定,在我们之间产生了。

  薇丝见一切都谈妥,就开始给他们分发奖金,每人3金币,罗姆、蒙达、桑达三人一共9金币。

  沃夫加拿下麦斯赏5金,加上我额外奖励1金币,加上建立临时英烈祠3金币,一共12金币,给辛巴时,他摇摇头,拒绝受领奖金,估计他平日晚上去搜刮富人家宅时,也少不了摸点私货,而这次任务他出手虽然击中了麦斯,但只是造成伤害,却没让他失去反抗能力,导致一个伙伴死亡,因此他没要这任务奖金,薇丝也没坚持。

  只花了21金币左右,就将这可能发生的事故抹去,也划算,只盼明天一早能收到德福答应的报酬,到时与他商量下处理那批武器和珠宝的事情,再收一笔。
  各小伙伴手里有了金币,脸上凝重的神情一扫而光,反而露出了一种只有shou人才能读懂的表情。

  我知道他们心痒了,身体也憋久了,需要将shou性施放,不然会危害到我的女卫队和女奴们的。

  于是我提议:「各位都辛苦了,今晚时间还早,我放你们一晚上假,拿了奖金,去快活快活吧!」

  「好啊!可惜现在我们没有女奴,不然草她一晚上,是经历生死战斗后最爽快的消遣!」桑达如是说。

  这话题引起了其他小伙伴的热情,包括罗姆和沃夫加,也耐不住,躁动起来,七嘴八舌地说干女人的事,完全没将周围的女卫队成员放在眼里。

  有的说到南区的「粉红欢心」酒吧买下里面的吧女,有的说直接到「糜乐园」花1金币享受高质量的服务,反正有钱就是阔,一下子以前压抑已久的无法实施的想法都蹦了出来。

  我还建议他们要是不想走远的,还可以直接找「老板娘」凯莉,只要付她一定的费用,她可以提供特殊服务,估计辛巴早就预定了她的女儿莫莉,除了她以为,还可以试试看能否勾引露比和阿比儿两个处女萝莉献身,我鸡巴太粗日不了她们,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反正她们在我这生活,迟早得走向服务大众的路子,能否搞定,就看小伙伴的功夫了,而且金币落到凯莉手里也总比流到外头强。
  大伙一听,原来家里还有这种福利,春宵一刻值千金,下午跑了一天路,也懒得去其他区域找妓女,四个小伙伴听了稍作商量和分析,立即起身,直奔厨房和库房,还一路呼喊着凯莉和两个萝莉的名字。

  后面还跟着瓦格和罗斯福尔,他们虽然没奖金,但也希望在伙伴的围攻下,能蹭一杯羹。就算不能参战,在旁边看着打飞机当汁男也爽。

  估计她们三个无依无靠的女子今晚面对六个饥渴难耐的shou人,会有够忙的。虽然两个处女也许会遭受奸淫,但过了今天,她们成了在我名下供大伙的淫欲的性爱娃娃,也是不错的选择。(两萝莉当然不愿意,自会有下文,敬请期待。)

  回头一看,辛巴果然早没影了,估计他猜到这几个伙伴会去找几个萝莉的茬,他先一步趁大家不注意时就溜去找他的莫莉去了。

  眼看公馆一楼就要成他们的炮楼时,我也不甘寂寞,想起身边也有7位美艳动人的女奴,而且薇丝的真菌毒今天得治疗,还有艾思娜提供的「解除」菌毒的方法,我要在身上实施,就吩咐全体女奴和我一起回房间,开始第二轮的「幸福轮盘大赛」。

  这次我要100下一次轮换,胜利的女奴可以获得我的承诺——免提供被其他男性玩弄的权力。

  除了薇丝和阿曼达外,包括菲奴在内的其她五个女奴都没有特权,她们听到后兴奋着积极参与,争取成为下一个特权女奴。

  当然,我心里还真舍不得这几个可爱的女奴送给伙伴们发泄,也许是我人类的品性发作,但面对有技能的「人才」们,我可是当她们是宝贝一样呵护。
  今晚又是一个快活的晚上,一楼三楼都不停地响起愉悦的欢叫声,有男音有女音,一直持续到天亮。

  我昨晚加上和艾思娜的三次一共射了十次,直到7个女娃都累趴在床周围,我才缓缓地抱着薇丝睡去,反正昨天来了几轮轮盘,女奴和我都很配合地,让其她没有特权的女奴中标,因此,她们七个全成了我私人物品和特权女奴。

  不消说,我将其中一泡精液和真菌瓶子混合,然后将搭配我精虫的真菌液涂在我的大屌上,以毒攻毒,「解除」了苏邬娜阴精版本的真菌毒。以后我必须两天内进行一次性交,而且还得内射让精液渗回自己的大屌来解毒。

  唉!真麻烦!

  但……我喜欢!

  一早,我第一个起来,旁边女奴们因为昨晚的肉战还在甜睡中,我想起在山洞里视察的情景,又学着当时那样,去一楼找我的部下们,视察他们的情况,看看凯莉和两个萝莉昨晚表现如何。

  发现辛巴和莫莉就在二层的一间客房内,他背后的莫莉死死抱着辛巴,两人如树熊一样粘在一起,但房间一股腥味,估计昨晚辛巴没少出货。

  不管他们,我往一层方向走去,先是沃夫加和罗姆的房间,里面还有声音,是老板娘凯莉的,她的巨乳被罗姆抱着,罗姆整个头栽在两颗巨乳房上不停舔弄着,我还能隐约看到她奶子上和身体皮肤周围都有不少白色奶迹,乳头上还时不时渗出一两滴新鲜奶汁,但被贪婪的罗姆瞬间变换位置吸到嘴里。

  而沃夫加的鸡巴在她下体来回抽插,凯莉早就被干虚脱了,只会机械般地随着沃夫加的抽插发出「哦!哦!啊,哦……」的声音,完全没有激情可言。
  估计她也没想到做爱中的shou人体力能这么好,一整晚上不停地动作,现在完全没了反抗能力,只能随shou人的摆动而动作,勉强给出反应。
  沃夫加见到我在门口,眼睛ma上和我交流,还想问我是否要加入,我微微摇头,示意他们继续,就离开房间,去找哥布林们。

  一层转了一圈,发现没了他们踪迹,但隐约听到旁边副楼的佣人宿舍内有动静,过去一看,他们果然全在这里。

  哥布林的体力不如我们shou人,他们和两只萝莉早就瘫软在地上,四个男的都睡得呼噜噜的,但令我不安的是,露比和阿比儿身上三个洞外全是白花花的精液外,下体还有不少血迹,而且从我闻到的血液粒子可以判断,这有新流出的血。

  她们下体流血不止!

  一边侧身躺着的露比样子虚弱地喘着气,还时不时有一声咳嗽,但随着咳嗽吐出的除了精液,就是尿液。旁边叉开双腿平躺的阿比儿肚子鼓胀,估计胃里逼里没少装他们的尿和精。

  看来哥布林和我们shou人一样爱玩,也爱精液罐子和尿壶玩法。

  我怕两个萝莉年幼,被几个哥布林这样高强度地搞弄身体,会对其造成永久伤害,而且刚破处就被搞成这样,心里会造成严重创伤,以后如何让她们自愿配合也是个大问题。

  「唉~ !哥布林真是一群有春袋没脑袋的生物!」我忍不住自言自语骂了一句。(好像在哪儿听过)

  这也只能怪自己失了分寸,没定好规矩,不知他们和山洞的卡戈一样,会搞死女人,还让他们去搞萝莉,我也有责任。

  于是一脚踢醒蒙达、桑达他们四个,示意让他们处理好自己的残局,将萝莉看管好,该疗伤疗伤,该照顾的照顾,希望两个萝莉哭完恢复后会认命,继续当我的道具。

  四个哥布林被踢后才迷迷糊糊地爬起,听见我指示,于是两人一个,去扶萝莉起来。

  而这时,令我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药山* 瓦格发现不妥,紧张地探了探身下阿比儿的气息,然后惊讶地对我说:「她~ !她~ !没气了!」

  我听了也被震的气上心头,一时无法言语~ !

               第五十二章

  在场四个哥布林都吓得脸青唇白,他们将老大的女奴搞死了!都知道后果很严重。

  蒙达和桑达之前所在的骨屠部落族长非常残忍,有族人毁坏了骨屠族长的东西,都要处以鞭刑,打到皮开肉绽,血流满体还不息怒,很多族人都因此伤势过重而死,这回可好,搞坏的不是东西,而是更宝贵的财产:女奴,他们可以想象老大此时的怒火,两人颤颤巍巍地站着,连头都不敢抬起,等待老大的处罚。
  别以为这事情是小事,对当事人而言是大事,对周围的部下们也是衡量自己的一个重要标准,这事可不能怠慢,甚至比德福今早来报喜的事更重要。而我作为老大遇事的处理方法,还有平时一言一行就代表着整个团队的纪律和规定,不能朝令夕改,不然也会对我的威信造成负面影响。

  面对自己的部下玩死自己的女奴这样的情况,我有两种选择:一、是站在公正的立场,以人类文明社会的处理方法,一命抵一命,还萝莉一个公道,这样让其他女奴看到,会感到有我在,可保护她们。让她们知道自己的性命是真正受到保护的,从而提高忠心度。

  但相对的,其他shou人部下们知道了,会觉得自己只能等同于一个「性爱娃娃」般女奴的命一样贱,可让他们忠心度下降,甚至离开。因为他们眼中可没什么公正道义可言,只有种族理论。认为shou人就应该站在shou人一边,尤其shou人老大若不帮shou人部下,反而站到女奴一边,就有明显偏心的倾向。

  无论我如何讲道理,说公平,强调那只是文明社会中的少数理性人类才能理解的行为,shou人可不吃这一套。

  在这世界,力量和利益才是真理,对团队而言萝莉只是个性爱娃娃,一件工具而已,而弄死她的哥布林也难以分清责任,他们四个都有责任,也就是说四个战斗力,其中两个还是少有的技术人才,如何对他们进行处理,将是件头痛的事情。

  而且我在这里面也被受牵连,毕竟是我让他们去搞萝莉的,现在不小心搞死了,就要处置他们,这即使今天过去了也会让他们心中留条刺,甚至背后会和其他佣兵说起,这样我的老大光环就掉成色了。

  二、只是当损坏财物,照价赔偿,对哥布林们只是罚点钱财,不够的在下次奖金里扣,这样会让他们更努力为我卖命来回报我。

  但这样会让其他女奴心寒,失去安全感。毕竟她们可是天天陪着我的人,也算依靠在我身边的亲信,而她们只有我一道靠山,若我将她们当物品一样随意对待,我面对她们时,可没了一份信任维系,会直接影响她们在床上的表现,吃亏的还是我。

  别以为她们会更害怕,是的,她们会怕,而且很可能还会带点厌恶,一旦都开始怕我,之间没了感情,她们日起来就如一堆女肉没区别。

  但话说回来,女奴能为我的团队做什么呢?打架?杀人?恐吓?交接买卖?好像都不能,她们除了拿来日,就是放在身边养眼,让自己心情舒服些而已。对我事业没什么帮助,昨晚给她们特权,答应不将她们送部下草,已经很照顾了,再得寸进尺,会恃宠生娇,将来说不定还有女奴会依仗我的庇护去得罪佣兵部下们的,到时局面更收拾。

  以上这两种处理方法,都掺杂着两面感情的考虑,相互矛盾,实为双刃剑。
  这情况比面对德福时要做的决定更复杂,真TM头疼!

  我会头疼,是因为同时有人性和shou性存在,两者相互影响着我的意识。每次下判断,好像都是我自己做的决定,但又好像不完全是我自己下的一样,这感觉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这时一旁的蒙达好像想道歉:「老……老大……我们……不是故意的。之前还好好地有动作有叫声的,怎知道这一头睡过去……就死了。」

  我怒吼一声:「闭嘴!!!!人都死了,说这些有啥用~ !!!」声音震耳欲聋,感觉音波连周围的窗户都波及震动。

  这下可好,将沃夫加及其他的小伙伴,都惊动,干净拿起武器过来看怎一回事,他们还以为有敌人。

  不一会儿,连三楼主卧熟睡的薇丝及其他女奴卫队都全部到了现场。

  凯莉和莫莉照顾着湿身落魄的露比,而薇丝和沃夫加在检查阿比儿的尸体。
  蒙达、桑达、瓦格还有罗斯福尔就如几个做了坏事被抓的孩子一样,紧张地站着一旁,等待发落。

  不过辛亏卫队的成员以前都看习惯了女奴被人玩死,并没有太多的感情流露,只是略微有些厌恶和不安。

  这回好了,全部人都到齐,也是该我做出处理的时候,相信在场每个人都想知道这会有何后果。

  我问薇丝:「她的死因。」

  她抬头回我:「她本来就体素虚弱,估计昨晚有过度的高强度性导致交身体不堪重负而造成。你们看!她颈动脉有压逼的淤痕,手掌满布红筋,死因可能是长时间的压迫导致心脏供血不足,脑补气闷缺氧,加上极度兴奋和刺激导致泄欲虚脱,双重打击下经历数小时导致死亡。」

  薇丝边解释边在阿比儿尸体上指出各处症状来支撑她的初步判断。

  而一旁的沃夫加说:「也许你说的不至于让她当场死亡,看她口中有液体,是精液和尿液的混合,而且胃部鼓胀程度超过一般能承受的范围,估计四个哥布林都没少灌她喝体液,身体虚弱,加上脑补缺氧导致晕厥,而胃部估计受到压迫,反吐出胃液时,液体没流出,堵住气管,因此丧命,不信可以剖开胸部,看她肺部是否有尿液和精液,就知道我的判断是否准确。」

  薇丝小吃一惊问:「你怎这么清楚?」

  沃夫加:「以前我部族不少族人都喜欢和女奴玩灌尿灌精,不少因此发生意外死亡,情况和她身上的一模一样,因此我敢判断,她是晕厥时反胃呕吐时液体堵塞气管而死亡的。」

  听完,全场人都大致了解过程和原因。剩下就是问责了。

  「你们谁操过她?」我回过头来,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学着艾思娜那种标准的暗精灵冷酷音调来问问题。

  他们相互都看了一眼,都磨磨蹭蹭的,最后还是由桑达说话:「我们……我们都干过……」说话是眼睛稍稍偷看我一眼,然后立即避开,不敢和我对视。
  「谁干最后一炮?」我声音平稳而低沉。

  这下没人敢回答,四个哥布林身体开始逐渐出现颤动的失控状态。

  「我问~ !谁干的最后一炮~ !」我加重了语气,让他们知道不回答的后果很严重。

  这时桑达不淡定了:「是……是罗斯福尔~ !」

  罗斯福尔立即摇手解释:「不~ !你还不是和我一起干的么?你才是最后一个离开她身体的~ !还是你提议给她们灌尿液的,现在怎怪我头上来~ !」
  两人开始各执一词争执起来。罗斯福尔说是桑达,后者咬定是前者。

  「都闭嘴~ !」我洪亮的声音覆盖了他们的对峙声。

  他们乖乖地停下。

  「蒙达,瓦格,你们来指认,谁最后一个操阿比儿,离开时没注意她的状况导致她死亡。」

  我表面冷酷,但实际心里在偷笑,利用他们自己互相指责,将责任更多地推到他们自己身上,让以后部下谈起这事情时,更可能地产生愧疚感,毕竟是他们将这顶罪yang推出来的,而不是我揪他出来的。

  蒙达:「是罗斯福尔,我们先操她的,罗斯福尔后来才加入,他是最后一个完事的。」

  罗斯福尔:「你和桑达原是一个部族的,你当然维护他!」

  我:「瓦格!你说!」

  这时,压力落到瓦格身上,他心里清楚,桑达蒙达之前都一个部落长大的,肯定会相互维护,而罗斯福尔只是矮人收留的哥布林孤儿,严格来说他只是个长着哥布林外表的「矮人」而言。而自己站着他那边会被排挤的。

  于是他只好说:「我当时早躺一边睡着了,记得他们两是一前一后夹着阿比儿的,没注意谁最后离开。」

  四人都表态,两个同族说罗斯福尔,罗斯福尔说桑达,瓦格置身事外。
  轮到我处理的时候:「沃夫加!」

  「老大?」

  「你们族里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么?都怎处理的?」

  「我们部族的族长就是我父亲,只要死的女奴不是他的心头好,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有好多,最多就罚一顿饭没吃,若弄死了其他族人的女奴,就陪一个给对方,让损失的人在自己的女奴里挑,若没满意的,就陪两个,现在没有就以后赔。」

  他的话里还轻描淡写地指出这女奴不是我的心头好,想引导我低调处理,象征性地处罚就好。

  我转过头问:「瓦格,你的部族呢?」

  瓦格:「弄死族长的女奴?」他样子吓了一条,左右望了几眼才小声地说:「死~ 」

  他好像是个不敢说谎的好孩子,刚才指正罗斯福尔时也是,现在也是。
  「蒙达,你们以前的部族呢?这样的情况,当事人会有怎样的下场?」
  蒙达抬头看我一眼,只见我眯着眼看他,他整个人被吓得后移了半步,他知道不敢欺瞒,以免我将他们一同连罪,他:「死?……不!是……生不如死。」
  从这点看出很多shou人的品性还是愣直的,有啥说啥。

  听完,我停了一会儿,又转过身去问:「阿曼达!你们以前的主人家里,有部下弄死他的女奴,会如何处理?」

  阿曼达一时觉得很不可思议,竟然有人问她们的经历。

  她说:「我经历的几个主人中,有类似的情况,都视那个女奴的价值和部下的价值做出不同的选择,有直接打死的,有责骂几句就了事的。这事只由主人你拿捏。」

  问了一遍大家对这事情有不同的经历,也就是说有不同的先入为主的看法。
  我心里有数了。

  「好~ !你们都听到了,问了好几个人,各部族都有自己的处理方法,无非就是看领头的如何看待女奴和部下而做出处理。也就是说,只是看我如何看待阿比儿,和几个部下的问题。」

  他们都没吭声,对我的假设默认了。也就是说,我建立规矩的前提条件成立:一切规矩由我定,他们都会遵照。当然,这规矩定下,以后就要遵守,我也不例外,起码我对人不能例外。

  「听着,先是猛提卡执行任务时牺牲,然后阿比儿不幸在为大伙服务的过程中因公受伤导致死亡,这两天我们死的人够多了,我不希望再有我们的人因自己内部的矛盾而死。起码不会没告诉你们底线前,就处死你们,虽然,我刚才有这样的念头。但方心,我这次不会。」

  他们几个一听,感到一丝希望,都抬头看着我。

  「以后我们也要避免这样的情况出现,阿比儿虽是我的女奴,同时也是以后在这里给你们提供服务的后勤人员,我不希望你们只将她们当作一件工具来看,她们的服务,直接影响着你们的战斗力,也就是说她也是我们的一员,是我们的内勤人员。」

  「她在为你们服务的时候死了,等同于你们在任务中,在战斗中牺牲,我决定!为所有牺牲的女奴相应地建立属于她们的英烈祠~ !世代供奉~ !」
  「什么~ !」沃夫加和罗姆这样的正宗shou人听了非常大反应,甚至连脸色都变了。就连几个哥布林也惊呆了。

  「她为我们山寨建设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死后,她不再是女奴,而且正式成为我们的一员,我将称这祠为女烈祠~ !」

  这就是我想出来对付他们的招数。用女烈祠安抚女奴们,给死去的阿比儿一个名分,好让其她女奴知道我在意她们。而将她的死定为任务牺牲,从而减低哥布林们闯祸的严重性,不用处死他们,在人员稀缺的初期就造成大量减员。
  当然,女烈祠也许会让一部分骄傲的shou人不爽,但也是我对他们的一种警示和态度,说明我的底线,女奴们在我眼里等同于山寨的一份子无语,只是她们的职业就是用身体服务大家而已。死了一样当烈士,而且还与英烈祠一样受到供奉,让shou人们别随意不当女奴的生命不是一回事。

  「但同时,蒙达、桑达、瓦格还有罗斯福尔,你们四个的鲁莽过失,导致我们一位内勤人员死亡。而在招募她时,拍卖行内她的价值拍至20金币高价,她生前属于我的财物,你们照价赔偿,分摊这份费用。但考虑到我也有责任,没有预先定好规矩和注意事项,所以我承担一半罚款,你们每人罚款2。5金币作为这次事情的处置,你们服不服?」

  原本他们等待受死受罚,谁知现在只是罚款,没有不愿意的,都纷纷表示同意,蒙达和桑达甚至立即拿出金币交罚款。

  但瓦格和罗斯福尔不明白:「谢老大~ !我们知错了!但我们实在没有这么多钱赔偿,老大你看能否在我们的工资里面分期扣除。」他们昨天没参与任务,自然没有赏金。

  「嗯,就扣除年终奖励部分,免得你们平时生活没薪资。」

  「感谢老大体谅~ !」

  「但我在此再次声明,今后我这里,无论公奴、私奴一律不能杀害,违者按杀害同伴处理,论罪当斩~ !」

  他们逃过一死,还基本没有损失,而我又能同时表示对女奴的态度,一举两得。

  当然,女烈祠的建立对shou人还是有点负面影响的,但谁叫这些shou人不懂事,非要杀人呢?

  看见众女奴脸上的阴霾消失,四个哥布林如释重负,我心里也放心。

  这时沃夫加问:「那么老大,阿比儿的尸体如何处理?要我们在院子内埋了她么?」

  「这当然,这事情让他们四个人做,也算对他们的一种惩戒。」

  之后,我让女奴卫队陪同凯莉和露比回公馆休息,该疗养的疗养,该照顾的照顾。只下全体shou人和哥布林处理现场。

  等所有女性都离场后,我问小伙伴们:「你们都没吃早餐吧。」

  他们奇怪地看着我,一时不能理解我的意思。

  我似笑非笑地说:「她人死了,身体还新鲜,就这样埋了,便宜了泥土里的蚯蚓和尸虫,就让她的身体为我们部族和山寨作最后一点儿贡献,成为我们身体里的能量吧,也不负她女烈之名。」

  众shou人才明白过来:连死了都要为shou人服务,原来这叫女奴烈士啊~ !

  这时桑达反应最快:「老大~ !你是让我们烤了她吃么?」毕竟shou人部族大部分都喜欢吃BBQ。

  我斜眼看他回答:「烧烤的味道会引起其他女奴注意,产生不满的,而且这里是人类的城市,烤肉的肉香会引起不必要的注意,我们还是煮着吃为好。你们谁下厨啊?」

  瓦格也想表现下:「昨天刚买了用来做药材的大锅,刚洗好,就用那锅来烹调好了。」

  罗姆也嘴馋:「那我们来做肢解和放血。」

  辛巴也难得提醒:「记得洗净身体里的尿液和精液。」

  众人一听,果然旁观者清~ !

  然后大伙又如战友一样相互协作,开始对尸体忙活起来,分工合作比矮人还合拍。

  他们工作时,心情好像回复了许多。我心想,你们都吃了肉,也知道我和你们一条心,就不会再有什么意见了。

  这时,我想起不能让其他女奴们知道这副楼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得回主楼拖住她们。

  我离开前对他们说:「记得放香菜和生姜,能去腥味~.」

               第五十三章

  回到公馆内,就见各女奴都帮忙给露比清理身体和排出内在污垢,毕竟体内胃里肠道里和逼里都留存着一大坨混合物,要排干净不容易,她们可不像我对付菲欧娜那样暴力和效率,直接用拳头挤压和用脚踩加速排泄,只能让她自己身体自行排干。

  而我从凯莉脸上看出明显的不安和焦虑,毕竟昨晚被玩死了一个人,她若在这里继续和shou人们乱搞一通,说不定哪天死的就是自己。

  什么女烈祠对她可不像英烈祠对shou人那样惯用,她目前的身份不是女奴,而是可以卖春的佣人而已,活下去继续过自己的生活才是关键。

  她会有这样的心思,我不怪她,但我团队的生活和士气也得照顾,而目前就剩下她和露比两个可以给小伙伴安慰的女人了,绝对不能让她带着莫莉给跑了,不然剩下一个露比,估计她在6各shou人的高强度高密度的奸淫下撑不过1天也得进女烈祠。

  我打算今天下午去一趟大酋长那,一来慰问他的伤势,探听昨晚的比赛结果,再者买几个肉chu回来给他们先顶一会儿瘾,毕竟等早上德福将金币送来,我手上有钱了,花再多的金币也得搞她几个回来。

  我随即招手,叫了五个女奴卫队过来。

  看到她们脸上还是带着点不解和担忧,估计对女奴被玩死的事,她们确实造成一些负面影响,虽然以前她们见过不少类似的事情,但来到我这里,原本还满心期待我会保护她们的,才没两天就死人了,不免担忧。

  可我没时间对每个女奴一人一句安慰,只能让时间证明我的承诺,起码对这些有点本领的女奴,我会做到保护她们的。

  这是我心中想法。

  我安排一个新的任务给她们:暂时参与帮助凯莉、莫莉和露比的的家务工作。
  但这只是表面上的活,实际是针对可能出现叛逃的女奴进行监督和控制,确保她们留着我的团队里。

  其实她们心里也清楚,只有露比她们给shou人提供性服务,自己才能不受其他shou人的随意奸淫。

  我还表明,她们以后昨为我的「卫队」,但工作内容更多的是「保卫」其她女奴,免得发生意外,任何意外都包括在内。

  以阿曼达为首,她们都表示清楚这任务的性质,用监管其她女奴「工作」,作为换取自己「自由和安全」。

  为了不引起怀疑,她们随即回到凯莉身边,开始担起监管女奴的职责。
  (大屌身边的事情太多,人物也多,啰嗦的主奴对话就不写了,简单1千字交代下,各位脑补吧。)

  现在我不担心她们会造反,毕竟女奴间有了等级和特权,她们会为了保证自己权益不受侵害,而努力去压榨和监督其他更可怜的女奴「干活」。以女奴管理女奴,这样我才能省出心思和时间,处理其他事情,不然事事亲历亲为,得累死我不可。

  果然,她们刚离开不久,紧凑的剧情光环继续发动,德福履行他的承诺,如约亲自来到我的公馆。

  薇丝开门带着他进来,路上还不忘赞美薇丝几句,他还是神情自若,自信十足的样子。

  三名随从只留在大院,只他一人一鸟随我进入一楼的会客室就坐。

  相互问候后我直入主题:「得手了?」

  见我不废话,他笑得更灿烂:「哈哈,托大屌先生的福,货物我们完好地全数拿下,我派了钩子帮最好的手下去,出现时,那些矮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分别被我的人收拾了,红酒被我们的人分散地运到其他地区,等事情过后在集合处理。」
  「二十个矮人,加上农场主一家,你们全拿下了?」

  「虽然隆卡尔另外几个当时不在场,估计提前去与卡恩国买方的对接人碰头,但看管货物的劫匪只有十五人,加上农场主一家六口,一共二十一具尸体,全放倒在当场。」

  我一听觉得不对劲:「什么~ ?隆卡尔没在?那这事情没完!」

  「请放心,我的人还特意留一个活口让他逃走,我们的人在后面偷偷跟过去,猜他会逃去与隆卡尔他们汇合,而我的人跟在后头,昨晚已给他们一个了断,钩子帮的人出了名办事效率而且干净,不留后患,今天早上他们回来后,我得到最新的消息,才过来和你见面。」

  「好!不然他回到矮人商会,会引起不少麻烦的,若来我这追问,这灭口脏活还得我来干。」我没说麦斯的事,免得他知道我有污点,可以利用。

  「这点大屌先生请放一万个心,矮人只做有利可图的事情,不会没确凿的证据,就来和你翻脸的。这点和爱面子的人类商会势力相比可大不一样。」

  「那你们没遇到外贸协会的人么吧?」

  「当然,我们的人都回来了,他们下午才找到农村那儿,我的人特意将三辆ma车载着农场里的货物,往卡恩国移动,制造一场带货逃到外国的假象,据报告,外贸商会的人ma还跟着追过去,结果他们只能在边境地区回程,毕竟三百个武装人员会惊动卡恩国的边防军的,而我们的ma车入境后走入卡恩国后的商道后,轨迹和其他ma车混在一起,他们就别想再找到下落。」

  「噢~ !德福你运筹帷幄,将这事完美收官,可惜我这刚搬来,没什么能招待你的,如果现在有酒,我真TM想敬你一杯!」

  「哈哈,不急,我们的合作才刚刚开始,以后会有更多的机会喝酒的。这是我承诺的500金币代金券,请收下吧。」

  他从怀中拿出一张礼卡,我接过打开,看见里面夹着五张外贸协会的代金券。
  我脸上露出满足而欣喜的样子作为回应。连他都用外贸协会的金券,看来正如大酋长所说,这商会的信用在城里能当金币使。

  在我看金券的时间,他眼睛趁机扫了现场一圈然后继续说:「看样子,大屌先生,你这办事处刚入住,打算在城内设立自己的佣兵团么?」

  「正有此意~ !」

  「但城里的佣兵团成千上百,而伯恩城百年无战事,除了固定的几个兵团外,其他佣兵只能接商会的生意,而有实力的商会早已雇佣自己的佣兵,新生佣兵团体难以接到好任务,很多佣兵团都直接合并如其他兵团来维持生存,不知大屌先生已和商会签约了么?」

  他这问题我可是有答案的:艾思娜早就在我没成团时就相中我了,昨天刚「签约」,用两人的性器官签下的合同,还有500金币作为我第一个任务「夺得伯恩城冠军」的奖励,还派她的人进驻我的兵团。

  当然,我可不能如实告诉他。

  「等我拿了冠军,就不愁没生意找上门。」这也是实话。

  「呵呵,当然,谁敢动请了伯恩城角斗冠军佣兵团的商会呢?但离冠军决赛日期将近一月时间,可有否想过这段时间赚点外快?」

  「听你的话里好像有生意门路介绍,经过我们的一次合作后,也算生意上的朋友了,今后你请直说即可,对双方公平又有利的路子,我一定和你走下去的。」
  「好!大屌先生不愧是shou族英雄,做事爽快!今天我来,确实是有事情商量。」

  「这回又是哪门子的黑活啊?」我来伯恩城,就没有遇到过一回正经生意找上门的,所以直接这样问他。

  「啊~ !大屌先生精明!我们是朋友也是合作伙伴,我商会的名声你也不是不清楚,都靠黑市买卖起家,而你也不是外头那些正义凛然的凡夫俗子,我当然不会介绍那些」名正言顺「的普通工作给你啦,俗话说得好,冒多大的风险就有多大的回报,那些正门直路哪有甜果子吃,我们都是走在小路上的伙伴,就一定往下走。」

  他的话很明确,他就是干「坏事」的人,我也是,一拍即合。

  「嗯,我们臭味相投,正如你说,我们都是朋友,就不必称呼我」先生「这般客套,直接叫大屌即可,我的朋友和兄弟都这样叫我,就如你希望朋友称呼你德福一样,希望你也别见外。」

  「好!相互尊重,是良好的开端,那么,大屌,这事情我简单说明下,你昨天来过我的拍卖会了,都知道那里主要分三场,头两场主要是实物和投资物的买卖,而第三轮才是活人,也就是奴隶的买卖。」

  「嗯。」

  「但你也能观察到,第三轮开始前,大部分的客人都离场,包括你在内,只有五个人客人还留在现场,继续参与奴隶的拍卖。」

  「哦,是的,我察觉到了。当时我就奇怪,台上五个奴隶,身材样貌条件都不错,为何买者寥寥,只是当时心思没在那,现在你提起,当中一定有缘故。」
  「最近一段时间,一些人类的商会当中,不少」有头有脸「对大人物,对人口贩卖这样的事情感到不耻,但他们忘了自己是什么人,什么出身,干了什么事情才混到现在这地位和累积起财富来的,现在吃着人肉,却嫌人肉酸,甚至对我的奴隶生意做出干涉。」

  「哦?他们的手伸得够长的。」

  「确实,我好不容易搭上了奴隶交易这门路,建立起稳定的货物来源,一时名声在外,也吸引了不少有兴趣的买家,本来按之前的增长速度继续做下去,这生意可能会成为我门下一门重要的收入来源。可惜现在遭到某些看不过眼的人物干涉,也许是他们担心我靠奴隶生意扩张,实力超过他们,也许是因为他们没搭上这条路子而心生嫉妒。但不管如何,城内不少商会已经表态,联合抵制奴隶买卖,甚至已对我的商会予以警告。而且不少买家得知,都怕得罪他们,纷纷和我的生意划清界限,你看他们在会场里都带着面具和在第三轮时离场,就知道他们的态度了,眼看这门道日渐萎缩,甚至面临终止,所以我不得不忍痛割爱,开始低调缩减业务。」

  「嗯,能屈能伸,是个成熟的表现。」

  「他们认为自己的有正当而充分的理由,来阻止我商会实力的扩张,但毕竟在伯恩城内,我的商会还需要依靠他们的合作才能稳定地发展下去,有些大人物不能轻易得罪,对于他们的要求,只要这门生意不涉及我生意的生死,能避免冲突我也就忍了。」

  「原来每家都有本难念的账本,即使如德福你这样的人才,面对其他抱团的势力,也只能避重就轻。」

  「但话说回来,我对能赚钱的事情,可不是能轻易放弃的,面对强大的压力,也一样会想出各种方法来。确保这路子能继续走下去,同时不得罪其他大人物们。」
  话说至此,我猜到他来的目的了。

  「所以你现在跟我提起此事,一定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说吧!我如何帮你。」
  明白人做明白事,事情简单明了,看来这牵涉奴隶贩卖的生意,我又粘上边了。

  「很简单,我想将借你这地方,当奴隶买卖的拍卖场,与你合作,继续进行这奴隶买卖。」

  他的语气轻描淡写,好像朋友聊天一样平常,但这话里的内容,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担。

  「哦?用我的公馆进行奴隶拍卖?这活儿你给我详细说说看,还有我这地方你如何看得上?你不会只是单纯地借用来当拍卖地吧?」

  「嗯,既然引起你的兴趣,请听我一一说明。由于我的商会和属下的钩子帮人ma都不便再插手奴隶交易,但你不同,本来你们shou人大酋长那就是全伯恩城最大的奴隶交易地,只不过他们更多的是自用而不是转卖,你是shou人,即使被其他商会的人发现,也只会当作是shou人一族接过了我的生意。他们需要shou人充当保护城市的力量,所以会对你们的」不法生意「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加上你的威名,没人敢来找你麻烦,买卖放你这里是最适合不过,因此我才找你连手,我们共同合作将奴隶生意延续。」

  我一听,心里乐开花,本来我就缺人,这下你给我弄来奴隶,男的可当奴隶兵,女的当性奴,反正一月后我就跑路,才不怕人类商会找我麻烦。这送上门的好事,肯定得答应下来。

  「嗯,只要有钱赚,我才不管杀人还是卖人头。具体需要我做什么?」
  「哈!我果然没看错人!你正是我新的伙伴。」他表示赞许后继续说「从下周的下一批奴隶到货开始,我会转介过往对奴隶买卖感兴趣的买家到你这里,统一进行拍卖,每月大约进行1- 2次,视奴隶的数量和客户的情况而定。而奴隶每月进货一次,都寄放在你的公馆中,你和你的部下负责看管奴隶,还有以你的名义出面承担承担这门奴隶买卖以及拍卖会的举办,而我则负责奴隶的货源和组织买家,所得的收益,减去我的进货成本,以及你的养奴成本等开支和花销后,利润部分我们一人一半!你认为如何?」

  这原本他的生意,因人类内部原因,导致要借我的面子承担风险,我因此得益。而德福开出利润五五分账的价码,是真心给足诚意和面子,我真无法与他还价。

  心里盘算,先做一两回看看利润有多高,若收入不错,则临走前留下代理人继续经营,若不行,则下月走人时连同奴隶一起卷走,抓回山寨当奴隶兵。
  我不怕得罪城里任何人,所以这行当对我没任何损失,决定一口答应下来。
  我伸出右手张开五指向他:「每次和你谈生意,我都无法拒绝你,上次合作大家还存在戒备和猜疑,而这次,我们有良好的基础和信任,就按你计划,我答应合伙!」

  德福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也满意地伸出右手和我紧握:「我们联手,目标垄断整个伯恩城的奴隶贸易市场,有了资金,也许你我都可以在城内扩充控制范围,得到更多的街区管理权~ !」

  他有意无意提起街区管理权,其实是想趁机提醒我,我也不糊涂,就回答他说:「放心,你我既然联手,你的利益就是我的利益,请告诉我你控制的街区,若我夺冠,一定避免大酋长夺取你的街区议席。」

  「懂回报是做生意的第一条原则,大屌你有这方面的潜质,哈哈,以下是我商会控制的三个街区,就请你照看好了。」

  说完,就是工作的分工细节,还有他介绍商会控制街区等等琐碎事情。
  卖了矮人虽然不义,但在这世界,义对我而言又有何意义呢?

            人shou佣兵团54

  做奴隶生意?

  听着德福说的应该有赚头,但谁知道这生意的过程中又会发生些什么意外呢?
  自从来到伯恩城,好像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是如计划中那样顺利的,也许是剧情光环太重,也许是我太理所当然以为故事会如其他穿越流的主角那样,周围的人都得围着我转,弱弱智智地将资源奉献给我,成为我成长的垫脚石,却忘了最基本的逻辑利益关系,且从不用承担后果。

  不过放心,这世界的人好像不会和其他故事那样,起码到现在,我知道作者不会让那样的事情落到我头上的。

  但尽管如此,凭借我孔武有力的shou人身躯和尚且好使的人类脑袋,在关键时刻做出『正确』的选择,让事情发展到现在这阶段,所遇到的敌人和阻碍,都统统会被我摆平。

  因为我知道:我就是主角~ !

  借此机会,连同在山洞里带来的那批精品武器装备和珠宝都给德福带回去,他为此先支付我100金币的代金券,作为这批货物的底价质押金,还让我下周派个亲信,去他的黑市拍卖行里参与卖场确认,货物拍卖所得金币将一人一半。
  而大概五天之后,下一批载有奴隶的商船就会到达,让我准备好人ma,和他一块去南部的伯恩港交接货物。

  交代完生意的事情,他又和我寒暄几句,大致了解了我目前的人员情况和公馆的状况,并让门外的几个部下接过我的那批武器首饰,就离开了。

  送走德福,我又回到公馆一层的办公室内。

  时间已近中午,只见薇丝手上端着一盘『餐点』,正等着伺候我进食。
  房间里只有我和她两人,只见她微笑着看着我,将餐盘放到我的办公台上,同时自己小跳坐到了餐盘旁边,双手放到台上撑着身体,将身体斜着展露在我眼前,双脚交叉跷腿,健美无一丝赘肉的长腿,1。77米的9头身材,突出的双D肉球,配合她一身红色比基尼皮套装下的小麦色性感肌肤,在我面前展现她最完美的身体曲线。

  见我眼睛贪婪地盯着她的肉体,就把芊长的食指摆到嘴唇旁边,沿着上唇一直划到下唇,还将下唇不经意地拉开一小部分,让我看到她里面雪白的牙齿和粉红色的小she舌。

  面对她这般性感的姿势,我实在无法抵抗,随之也露出一副淫邪的色相作为她搔首弄姿的回报。

  「主人……!你是要吃午餐呢,还是要吃……『我』呢?」

  声音不亚于苏邬娜和艾思娜,同样具有致命的诱惑力。

  她在勾引我!

  自从我俘虏她后,她是第一次用这种手段来诱惑我,之前她给我的印象是个独立坚强的女性,自从成为我的女奴,一直未见有这般表现。

  即使现在有了菲欧娜和五个女奴卫队的肉体作为我的玩具,且经历了苏邬娜和艾思娜的调教,让我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性经验,但每次面对薇丝的肉体,总能勾引起我内心澎湃的欲望。

  我的大屌随着薇丝的挑逗语言立即树立起来。

  「呵呵,你知道我会选什么的!」我伸出双手,结合大肉棒,成倒品字形的三角支架对着她。

  「嘻嘻!」薇丝一声莺笑,主动跳过来,屁股坐到我的大屌上,双手双脚如树熊环抱一样,和我粘在一起。

  「昨晚才填满了你,现在又这么主动,看来真正饥渴的是你哦~ !」我双手紧捏她的屁股上的臀肉,脸贴脸地和她对话。

  「噢~ !」她被我捏着臀肉,发出一声爽叫「主人别取笑薇奴,现在主人身边女奴多了,我和主人单独相对的时间渐少,遇到机会自然抓住,争取主人的宠爱。」她双眼和我对望,话语间充满了真情。

  「你知道我不把你当奴隶看,别将自己叫奴,还有,无论以后我身边的女奴有多少,总会有你薇丝的位置,不用刻意讨我欢喜,做回你自己即可。」说话同时,我抽回左手,用拇指在她脸上轻揉,以示亲昵。

  「薇丝明白,按主人的意思,我不再称自己奴,但薇丝喜欢和主人一起,不是刻意讨喜,经过那天发誓,就一直会以女奴身份相待主人,希望主人明白薇丝的真心真意。」

  还有自愿做女奴的,我真服了。

  「喔,那你喜欢就好,对了,你吃午饭没?」我眼角看到台上的餐盘,上面的菜还微微散发这香气。

  我肚子其实有点饿,从昨晚到现在没有丁点食物进肚,却接连艾思娜和7个女奴,连射十炮,早上既要分心对付部下误杀女奴事件,又打醒十二分精神应对德福的生意提议,体能和脑力都消耗不小,需要及时补充营养,才好和薇丝打一午间炮。

  「主人先用,薇丝吃主人剩下的即可。」她很会说话。

  「不!我们一起吃吧。」说着我将薇丝放了下来,但右手依旧抓着她的一边屁股肉,两人来到桌上的餐盘前。

  这是一个半米长,三十多公分宽的椭圆形金属餐盘,上面的主菜是两半整齐的肋排肉,一半十二块,一共二十四块,肋排肉是烤制的,肉质表面以成红黄色,但周围还隐隐渗出血丝,以芦笋、洋葱丝和香叶作为配搭,长面包为餐前配菜,形成这一道菜色。

  三成熟~ !这是我丰富的餐饮经验得出来的判断。

  肋排?又见肋排~ !我心里提出疑问:「这是谁做的菜啊?」

  「辛巴。是他让我拿给主人你。」

  呵呵!这小伙伴真有我心,知道我喜欢肋排,那不用说,这两幅肋排之前一定是阿比儿这小羔yang胸前的嫩肉咯。看来他们还是改不掉吃烤肉的习惯。
  我问:「薇丝,你从辛巴那儿接过这道菜时,可有考虑过,这肉的来源呢?」
  「我猜到七八分,难道是阿比儿的……?」她虽然在分析,但脸上并没有我预期中的反应,起码是女性对『yang肉』而且是身边认识的『yang』的肉,那种惊讶反应。

  「反正那娃儿也死了,埋了也浪费,就让她为大伙做最后一点贡献。」我看着薇丝,想看看这女人是否真的无动于衷。

  「主人说的对,哪天我死了,趁身体新鲜,主人就将我烤了,将我吃到主人你的肚子里,让我也能成为主人身体的一部分,继续留在主人体内为主人提供营养和能量。」她说着脸上泛起红晕来,看来自己YY进入了状态。

  「我会尽量保护你,不会让你死的,但我答应你,万一你死亡,你的身体,我不会给其他人吃,一定全部吞入肚子里,让你永远陪伴我!」我手探入了她的下体,发现已经粘粘糊糊的。

  「主人~ !啊~ !我~ !啊~ !」她身体轻轻抖了一阵,只是听着我说的话,
自己歪歪被我吃,竟可泄身了!

  突然间,我发现身前这女人不是一般人。

  不俗的身手,却有上等的姿色和绝好的身材,却出现在来袭击巫师的佣兵小队里,处事冷静,有自己的分析能力,对大陆各种事物有一定的了解,还来过伯恩城,说明她在城里混过,交代她处理的内务也能尽责地完成。

  对吃yang肉不排斥,配合我的各种『特殊』性要求,且『死』过一回后还不怕死,愿意继续当我的『女奴战衣』,甚至愿意将自己的身体给我吃。
  什么样女人能经历这些事之后,你还能将她当作普通人看呢?她以前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这问题我之前从没认真考虑过,因为我以前并不在意,当她只是个被虐待后出现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忠心女奴使唤而已。但经历几番事情后,和她的信任逐渐建立起来,她在我心中的地位开始变化,甚至出现某些感情,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起她来。

  她不简单!只是之前我将她想简单了。(你们也一样么?)也许她身后经历了不少故事,但眼前摆着的美肉,让我脑袋变成春袋,无法正常思考。

  「薇丝,对这肉,你不抗拒么?还心甘情愿奉献自己的身体给我吃?」
  「我从被主人救的那一刻开始,整个人都是主人的,能活着自然最好,若不幸遭遇死亡,我可不愿意身体烂在棺材里。也许换种方式成为主人的一部分,会是薇丝最好的结果。」

  我听了身体一阵舒爽,一个女人能将身心都交付给我,那种成就感激发了我身体内的肾上腺素,一股能量上下贯通,一边直通脑门顶,另一边直灌满了下体肉棒,激活了每一根神经。

  「薇丝~ !我要你~ !」说着一口吻向她,「嗯……!!」她也闭上眼,配合地和我舌吻起来。

  身体原本的饥饿感全部化为肉欲的动力,嘴巴里两条舌头卷合一起,我使劲地『吞噬』她的舌头,恨不得将其正条吸入我的口中。

  与此同时,我双手抓起她的两边屁股,十指插入股缝,掰开她的阴阜肉,并同时挪到大屌龟头上方,接着整根屌长驱直入,瞬间将她身体的空缺重新填满。
  腰部全力摆动,使大屌产生激烈的冲击力,让薇丝下体摩擦强度加倍,感受前所未有的速度与激情碰撞。

  短时间内,经历数百下的刺激,薇丝终于到达高潮,再次泄身,身体贴在我胸前不停地发出娇喘。

  但我还没有尽兴,继续保持猛烈的进攻,同时抓起阿比儿的肉排,连肉带骨大口嚼动起来,骨肉相连一同吞入肚子里。

  因为肉质才三成熟,肉里还带着血腥,加上骨髓没有熟透,原汁原味地流入我饥饿的身体。几种口味通过食道的一刻,加上下体抽插薇丝的阴道,给我带来的愉悦,食色双重快感叠加,双重的享受,双重的快感,无比的受用~ !
  在这场午餐加炮战中,我和薇丝两人再次融为一体。

  由于进入了嗜血状态,也不知自己冲击了多久,反正我恢复过来时,薇丝早已双晕过去,下身结合处一片lang藉,全是她的骚水和我射入后溢出的精液的混合物。

  反正看她的肚子微微鼓胀起来,说明她也『吃饱』了。我才抽出大屌,满意地抽身离去。

  当然,我还不忘她没吃东西,临走前,特意将剩余的几根肋排撕成一条条的塞入她的阴道内,让里面的精液作为肋排的调料,特制成一道『精液拌肋排』,她一醒来,自然会发现。

  这就不怕饿着她咯。

  看!我对我的女人多照顾~ !

  食饱了,出精了,自然想睡个午觉,让身体恢复下,打算傍晚再去角斗场,看看乌格尔今天的比赛。

  谁知刚出房门,就看见沃夫加还有几个shou人聚在庭院的空地里聊天,那几个是我没见过的shou人,难道又有新人加入?

  于是来到他们跟前,沃夫加也发现我到了,就主动向我介绍:「老大,这几位是打算加入我们的伙计,刚才没敢打搅你的兴致,所以留着庭院里,都等着见老大。」

  面前是三个全身装备齐全的shou人,见我出现,都同时向我问候:「大屌老大~ !」

  我点头回应:「嗯!不拘礼~ !在你们加入之前,回答以下几个问题,以便我对你们工作的初步定位。你们想清楚了再回答!」

  还是同样的问题对答,但这里省去了他们的一一回答,只简单介绍他们:中间为首的是褐色皮肤,身穿lang裘披肩和全身鳞甲的青年shou人,叫铁骨* 加查,长期在人类城市混迹的佣兵,眼神坚毅,脸部的几道刀疤是他实力的最有力证明,应该是个经历过生死战斗的实力派战士。

  左边一个全身钢甲,手持单刃大斧的绿皮shou人,叫炉火* 皮克,一个身宽体胖的坦克型shou人,只是身高体形未达到巨型shou人标准,也是个城里的佣兵,只是有点缅甸,说话时眼睛不敢看人。

  右边是个的身材『高挑』的哥布林,将近有1米7,叫西拉,拿着一把改造过的机械弩弓,头戴护目镜,样子和其他同类一样都一副嬉皮笑脸的气质,但口齿伶俐,估计脑子比前两位好使些。

  我看他们身上的装备,就知道这三人有点能耐,才能混到这身行头。

  他们的加入,同样受我出线的名声影响,终于在三天后下定决心加入。
  因为昨晚的比赛,巴拉伽输了,还输掉了自己的命。

  从他们的口中得知,是被最后出线的人类高手,有『伯恩城之矛』称号的安德鲁男爵击杀,这一来大酋长的失利,接连巴拉伽的阵亡,导致shou人群体里对我能出线,心中给予了更高的评价。

  看来今晚得去大酋长那儿给乌格尔鼓鼓劲了。好吧,其实是想多捞几个心里在游离的shou人部下。

  虽然几天加入的只有三人,但我还是依照之前给沃夫加他们待遇和要求,在他们三人面前说了一遍。

  他们都无异议,同意入伙,我再次重申女奴的安全和地位,确保不会再有活着被杀害的情况出现,得到他们肯定后,就让沃夫加带他们到副楼安顿,自己就回到公馆休息。

  现在全部的shou人都安排入住在副楼里,以防和女奴卫队及女仆们加上快加入的暗精灵佣兵发生冲突。

  上楼的过程中,记起艾思娜说过,今天三个暗精灵佣兵会来报道,不知是什么时候来,估计晚上的『欢迎仪式』也是场活色生香的肉战。下午得睡足了,保持身体最佳状态,来迎接她们的到来。

            人shou佣兵团55

  魅魔介绍,不喜看设定的请直接跳过。请勿不明妄议。

  看了魔族那篇的回复,还有人问黑暗森林不是魅魔族的据点,怎又变成魔族了?甚至有搞不懂为何魔族没有女性,魅魔又从何而来。其实在世界设定一篇中有简单叙述。

  因为黑色森林又一株株高大的铁皮树组成,魔族要躲避在铁树的遮蔽底下,才能躲来到地表活动,靠留存在铁树之间的地核辐射能量生存,这是在魔族设定篇章内有介绍。

  魔族的目的就是将黑森林铺满整个大陆,但因自身原因一直未有有效的方法而苦恼着。

  直到魅魔这一产物的出现。

  相传『魔母』莉莉丝,为解决魔族病毒寄生女性身上后,女性会迅速死亡这样的情况,开始对病毒进行研究,最终发现,通过血魔法,加入dongwu基因和血脉的女性,可以承受病毒的腐蚀,不至于死亡,但病毒在其体内无法进行融合和进化,只能成为一个新的物种。

  和魔族一样,一种被病毒诱发出身体内各种欲望的生物诞生了,尤其是『淫欲』,这种最表层最广泛的欲望。

  『魅魔』一名,是莉莉丝给起的名字,原意是充满魅惑力的魔化女性。
  因第一代魅魔混入了dongwu基因,她们身上留有不少dongwu特征,如yang角、蝙蝠翅膀、yang腿等,而最明显的要算她们那细长又灵活的尾巴了。

  经过几代进化改造后,才逐渐变成现在最普遍的第二世代魅魔,她们除了细长的尾巴和头上双角外,减少了一样dongwu特征,有的是去掉yang腿,而有的是翅膀,有的则是耳朵,但长尾巴和双角是两种不变的种族特征,而绝大部分,都选择将yang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