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聖魔邪靈】(第二部精魔天下)( 第一回、紅瞳)作者:白纸
【聖魔邪靈】(第二部精魔天下)( 第一回、紅瞳)作者:白纸

字数:9173

    ******************************
    首先,有买过的读者我得向你深深鞠躬并抱歉,当年没出完就封笔了
    当初书商要求七本结束根本不可能的事,给的时间也短,也想过不要
    稿费直接给书商,但挤在一起内容松散无味,书商一倒,圣魔第二部
    也马上就在2011年风月上贴过两回,只可惜想再写时风月也倒了,我
    也没地方混,只能说,不会有人会比我更想看到圣魔结局的

    但我还是想说一下,出书不论,贴文纯的就只剩下娱人自娱不是吗?
    有时回应质不要论,光我写篇6000字得到的回应却比篇1000字的新手

    文更糟,我也不知靠什么意志好撑下去,尤其别坛子没礼貌的第一次
    浮上来,名字看都没看过就为了叫嚣「这傢伙又再来把坑挖大点,一
    定太监」,留的言好像你深仇大恨都我造成,不缩手我真不知欠你们
    什么,是你付我钱一定该写结局给你看吗?如果那么吝啬回应~如何
    怪别人不花时间多写点?

    ps:台湾出版到第六集,第二部接着后面写,前两回解梗后以肉虐改
    造为主,我不知适不适合放旧全文,没看过的从这圣魔邪灵1-6 看吧
    如看过不想花时间重温可以由下面速解看起

    ******************************
    一、1-6 集简介速读与拆梗

    第一本

    丽芙姊妹为参加表姊婚礼,远从边境之地赶到东之国,途中却意
    外落入妖魔佈好的陷阱里,被附身的丽芙接连杀了东之国国王、摄政
    王引爆轩然风波,为救丽芙受困的灵魂,拥有圣女血质的碧莉丝公主
    穷尽一切力量,却反帮了倒忙,令恶魔顺利完整控制丽芙。

    不过碧莉丝还是读取到伊斯特过往的记忆,了解数百年前发生的
    真相,另一线的奇诺开始调查师妹为何异变,经闭关的导师左斯提点
    ,方知最有可能是蛰伏许久的失落魔族:血魔与精魔所犯下,随后,
    左斯也放出被自己封印许久之御魔剑。

    第二本

    丽芙避不了与奇诺对决,虽成功逃脱,但却立即遭玛哈尔击伤受
    俘,另一方面,圣明王左斯耐不住自身的不断衰老,以生命之术令自
    己变得年轻,方能驾驭封印许久的御魔剑,由於感应到御魔剑的出世
    ,精灵王只好放出另一名囚禁几乎跟伊斯特一样久的半妖之人,地表
    最强男人,现今涅妖剑主人,伊斯特的儿子:萨欧,唯有他才能除掉
    左斯,并在魔夜降临前,即刻收回所有天妖脏器,可惜此人在妻子死
    后,已失去记忆,浑浑噩噩,其后,被小姨子精灵族公主爱妮西雅寻
    回,结伴而行。

    重伤的丽芙被俘后,身体被黑血治癒,更进一步被魔化,成为精
    魔伊斯特的副体之姿再临,并被授与蛇妖性兽之力,由体内自称「角
    」的魅悦莎一面教导她如何使用力量,其实魅悦莎乃蓝瞳一部分,只
    有蓝瞳才是伊斯特真真正正的副体,分身成蛇妖目的是知道巫妖王必
    定会窥视而准备,而把丽芙塑造成副体、容器,也是为了引红瞳(血
    玫瑰)入局,为精魔皇后「翡兰珞缇」的复生大计做下准备。

    另外,碧莉丝体内的寄生蓝瞳,在被玛哈尔刑求之后,除了向他
    表明伊斯特与赛娜蒂之名外,还将他引入精魔故地,不知自己早已中
    计的玛哈尔,挚爱的女儿正挟着跟班萨达司往跟自己同方向而来,而
    女儿此次前来,根本是受叶布勒司所蛊惑才会向东而行,并避不了与
    丽芙巧遇。

    酒馆内,奇诺、洁莉亦与萨欧、爱妮西雅等人巧遇,并发现萨欧
    身上的黑血与那恶魔十分相似,脸孔也跟梦中恶男有几分神似,而在
    丽芙与碧莉丝相继离开的东之国里,居然来了一名女煞星,红瞳血玫
    瑰衔巫王之命来寻伊斯特,并先佔据了皇后蕊蜜拉的身体,还以蛊毒
    奴化了王子法兰奇。

    第三本

    被碧莉丝引入地城的玛哈尔,亲耳听见女儿被人玷污的声音,不
    由疯狂大怒,可惜女儿最终还是被奇银冰晶改造成剑奴之身,此术其
    实是专为日后除掉玛哈尔所做的准备,也是跟血魔族定下的三大契约
    之一,玛哈尔所练天禁之术用到最后招式,发功时将不死不灭成无敌
    姿态,并会化成不受控制的金蛇,唯独跟自己同血脉的女儿才能伤得
    了他。

    而恢复意识的碧莉丝,死命逃出泥沼地牢,却不幸又遇上前来寻
    仇的东之国大军,就在蕊蜜拉欲将她吞噬殆尽之时,久违的红瞳与蓝
    瞳终於第一次正面对峙,就在蓝瞳千钧一发之际,丽芙的突然出现打
    乱红瞳蕊蜜拉的盘算。

    之后玛哈尔与奇诺等人的出现,更将现场变得惊险难测,其中又
    以萨欧的意外现身最令蕊蜜拉感到无比震惊,曾经狠狠操弄过萨欧、
    令他身败名裂的血玫瑰,心中不由毒计暗生,然因爱妮西雅的突然插
    手,让蕊蜜拉暗中提防精灵族势力,暂且放过萨欧,决定先处理伊斯
    特之事再说.

    进入主宰者之殿后,伊斯特藉由再生池水再度化成人形,并侵犯
    了碧莉丝,夺走她的处女,还想藉由子宫孕室的改造魔力,重新诞生
    出一副天妖与圣女交融后的新肉体,接受蓝瞳改造后的碧莉丝,体内
    被迫吸入三分之一蓝瞳魔力,成为混沌之体,子宫便能被天妖精子着
    床,在动荡与崩溃中诞生下伊斯特的骨肉并立即被佔有。

    唯一料不到的变化却是,血玫瑰故意将爱妮西雅引入主宰者之殿
    ,害她险些命丧地底熔岩之下,气愤的精灵公主苦找不到死仇之下,
    竟对漂浮的宫殿大肆破坏,并在刺伤赛娜蒂的天妖之心后,旋即将之
    带走,造成整个地心浮岛的摇摇欲坠,而被碧神环引入竞技场的萨欧
    ,则在看到四周涅妖剑残体塑像后,被过往幻象给激醒,被精灵王封
    印在天鞘里的涅妖剑,也在与萨欧相互感应终,下起紫色豪雨,姿态
    若隐若现.

    第四本

    失去邪心的动力后,主宰者之殿的浮岛崩毁在即,紧急维修的地
    精矮人纷纷逃出,没想到另一名魔头:赛娜蒂的副体、虫族妖王蛊夙
    该也因此意外脱逃,危急之刻原本该与伊斯特一起同化到新肉体的蓝
    瞳被赋予新任务,由丽芙将她安置在目之园的机关上,以顶替邪心作
    为漂浮能源之用。

    碧莉丝最终在惊险中产下了魔童,原想趁机除掉,却没想到自己
    身躯已起了巨大变化,而挣逃出来的虫王蛊夙该也找到了孕室入口,
    并且一口就将婴儿状的神魔之体给吞入肚内,没想到片刻不到自己便
    自爆身亡,万毒之源的魍虫邪液就这样泰半反被伊斯特给收纳已有,
    身体也从婴儿模样逐渐变成少年型态.

    但就在蛊夙该残败到只剩半脑状态前,却意外说漏一项秘密,原
    来伊斯特数百年来苦苦等待的重生之刻「化胎术」,竟是赛娜蒂的阴
    谋之一,欲意让误信的妹妹在转生后日渐衰弱而死,然而在蓝瞳解说
    自己准备用十二宫转生法来化解后,伊斯特决定在不败露自身缺陷情
    况下,继续施行他们数百年来的长远计画。

    觉醒后的萨欧,几乎即将突破「天鞘」限制让涅妖剑再现,而外
    面下起的紫色骤雨,随即也让臣服於爱妮西雅的铁角与蜂后受不了地
    变成飞绳躲避在箭带里面。

    另一边,左斯决定出关后的第一站竟是再度找上精灵王,可惜精
    灵王并不想见他,只回送当年的诅咒预言「衰败之血,食子绝孙,十
    二门生,死限明王。」,讥讽左斯早年儿子之死,跟他使用过御魔剑
    是脱不了关系的。

    而诅咒还不只如此而已,延伸到连门生都将因为使用此剑而一一
    死在他手里,预言中其实更暗示着,每当杀死一名至亲,衰败的身体
    就会变得更年轻,直到自己变成像伊斯特一样受诅咒的疯狂命运,当
    左斯愤愤离开精灵族领地后,也意外促成了断绝数百年人类与精灵族
    的首次结盟。

    新的主宰者宫殿正向外持续改建,被调教的碧莉丝已渐渐沉迷失
    落而无法抗拒,伊斯特故意将她放走与闯入者接触,要她清醒地面对
    自己接受改造后的可怕变化。

    另一方面贝蒂在伯父叶布勒司的医治下恢复了肉体,但被凌虐过
    的恶气无处发泄,竟把萨达司叫来捆绑狠狠修理一顿,未料那恶魔并
    没有离去,还以传送之术出现在她面前,受不住体内晶驭的绞痛折腾
    ,屈服的小女孩被诱骗地植入血灵契约,而在被伊斯特夺走处女那一
    刻,更迅速沦为邪茎的性奴隶.

    第五本

    碧莉丝在调教乳环屈辱下与人族部队相遇,但在猜忌中被当成犯
    人一样捆绑,她怎么也料不到,原来名义寻着自己的两方人马首脑,
    竟都暗怀鬼胎地想着如何让她死在这里.

    另一方面,即将又要对洁莉伸出魔爪的蕊蜜拉,却遇上了死仇血
    魔刺客,并被血煞灵女希瓦娜锥毒所伤狼狈逃脱,救回奇诺与洁莉的
    希瓦娜,最后熬不过洁莉的苦苦哀求,答应帮助她救回丽芙。

    此外,在地域内发动突击的伊斯特,首战「兽体」之姿却因碧莉
    丝阻挠而失败,并且让化胎后的身体缺陷严重性再度凸显出来,放下
    此事将目标回转贝蒂时,没想到阴谋家「叶布勒司」早已等候他多时
    ,并逐一露出豺狼野心与他背后的真实身分。

    原来,他正是现今圣典组织的最高领导人,只不过以寄生姿态使
    用玛哈尔亲兄弟「叶布勒司」的身体而已,并发动背叛、甚至出卖姪
    女的阴谋家,但其实在更早前,他有个非常响亮的名字,叫大魔导士
    :戈毕瓦士,也正是玛哈尔兄弟二人的导师,甚至再更早尚未加入圣
    典组织之前,他还有个魔王的专属名讳,叫做血煞冥王:阿都玛。
    很快的,不需要伊斯特动手,地域内的女人纷纷落入了邪恶树林
    的拘缚,并被一一送往祭器之森加以改造,无能救回部属的队长夏雅
    ,几经缠斗下依旧不敌而被伊斯特调制成专属性奴,跟手下们一一都
    沦为了欲体奴隶.

    之后伊斯特以梦界幻术诱使嘉蒂亚自暴身分,且逼她不得不杀掉
    知情的安琪借以灭口,然事蹟败露下安琪反落入蓝瞳手里,成了她制
    肘的威胁之一。

    伊斯特让丽芙与夏雅两条美女犬相互竞争,胜方与输方则分别以
    天堂之卵与地狱之卵施以调教,另外希瓦娜方面已作好侵入伊斯特领
    地准备,而血玫瑰在回报巫妖王祖鲁曼情况后,毅然将目标改成锁定
    在兽王萨欧身上。

    而主宰者宫殿的核心中,再一步魔化下的碧莉丝,则正被淫能转
    嫁之术折磨到接近崩溃,肉体无法自拔地不断吸取欲体女奴们所散发
    的淫能,持续催化到无法控制的妖化型态.

    第六本

    碧莉丝肉体魔化现象依旧一步步的持续着,突然,希瓦娜以说客
    之姿到来,并向伊斯特献上捕捉血玫瑰的计策,伊斯特假意答应并直
    接处死蓝瞳收回能量,令花魁瞬间变成枯萎腐屍,实则蓝瞳意识早已
    移转伪装起来,她跟角魂「魅悦莎」根本就是同一人,是伊斯特真正
    潜伏的副体,正静静等待着另一项计画的最终实现.

    另一方面,萨欧在被刻意地追杀中,造就黑锻冥血不停催化,杀
    意渐浓无法克制,让血玫瑰差点得手,关键时刻,不料杀出希瓦娜与
    伊斯特两人联手追击,最后轻松将之除掉,并收回红瞳,其实心思狡
    猾的血玫瑰根本没死,更没有自毁肉身,早在她虚晃一招放弃的副体
    蕊蜜拉,才知她真真正正的本体,一路拖逃的血玫瑰姿态,都是血凝
    成的假身而已。

    在得手红瞳之后,伊斯特随即也发现那颗黯淡红瞳根本是假的,
    但他没有显露丝毫悔恨意思,因为这才是将红瞳一步步诱入陷阱的初
    步计画开始而已,而得到希瓦娜帮助的洁莉,则以毒素坏了伊斯特另
    一面计画,可惜自己被随后而至的血魔女王给生擒了,血魔女王思量
    着与伊斯特的合谋不容破坏下,暗中又为伊斯特留下一宗秘密交易。
    其后,蛊夙该的毒皮被用在碧莉丝身上,她的意识已经渐渐无法
    控制自己肉体,并且露出魔化的遗毒状态,经过洁莉一番捣乱,让丽
    芙失去所有性兽能力,但实则血魔女王已暗中在她体内加强某种能量
    ,作为她「容器」捕捉之用。

    但伊斯特还是为了血魔族的反覆大为恼火,却也不得不接受这样
    的结果,毕竟完成计画是第一优先,同意三天后将玛哈尔头颅献给血
    魔族的计画维持不变。

    另一方面,叶布勒司要嘉蒂亚以戈毕瓦士的口喻放消息给玛哈尔
    ,欲引他跟伊斯特对决,未料所有阴谋计画早在血魔族的全盘规划下
    ,正等待着魔夜到来那天能逐一实现,不知自己兄弟早已被戈毕瓦士
    寄生,受不住叶布勒司的两面手法蛊惑,这人族最高统率正率领着亲
    信大军,一步步地迈向迎接自己的死境方向前进. 。。

    二、本章人物整理:

    1.翡兰络缇:

    精魔族的最终首领,身怀妖瞳之力的迷媚妖姬,不可一世的狂傲
    女王,最终也因自己无穷贪婪与野心葬送性命。

    在她开始步向毁灭的最后几年,她的意识并非时常保持清醒,或
    许,在她的下意识里时时都感觉到赛娜蒂与蛊夙该在背后诅咒所致,
    这也造成她几乎用尽各种凌虐手段,变态地凌迟蛊夙该与那元神不灭
    的亲姐姐。

    陷入疯狂的妖后,为了实验妖神血强大的融合力,不惜牺牲许多
    主力部下的性命,让空浮地城的防禦变松懈,甚至,连毁去一颗妖眼
    蓝瞳都在所不惜。

    然而,直到死这名残忍的阴险女王都没有意识到一件事,其实早
    在更久以前,自己就不断受一股更强大的意识所操弄着,腐蚀她的意
    志,从与魔茎接触过后的那一刻开始,她的违逆与背叛,才逐渐地…
    …越来越背离脱序。

    2.蓝瞳:

    最早被翡兰络缇自我牺牲掉的部份,开篇中的蓝瞳,似乎是个仅
    剩意识,并屈服在主宰意识下的可悲生物,早已失去了曾为妖后的那
    股傲慢。

    她主动帮助伊斯特调教丽芙,并窃用尽所有精魔族的知识,释放
    各种仅存的邪恶性兽,最终才将身怀无穷淫能的少女,改造成充满淫
    能、适合主宰使唤的魔主副体.

    他与伊斯特更依据与血女王之间的神祕约定,掳走迪卡尔王的女
    儿,一名与生俱来拥有圣灵体质的碧莉丝公主,回到空浮之城进行邪
    恶的复生计画,为了达到伊斯特的目的,蓝瞳甚至自愿牺牲一半魔力
    转嫁到碧莉丝身上,好污染她的躯体,让受孕仪式最终顺利进行。
    碧莉丝本不该受任何邪恶魔法影响的圣灵之躯,却因想拯救丽芙
    而落入圈套,这不可能有丝毫屈服的坚强意志,最后竟有了一丝松动
    而产下魔胎。

    转生后的伊斯特,面对各方侵犯势力的围勦进逼,仍旧应付地游
    刃有余,但失去泰半能量后的蓝瞳,就显得越来越力不从心,地位处
    境危急,并且还不得不借助失控的花魁力量转嫁重生,可惜的是,在
    对抗神祕女子希瓦娜失败后,意外遭主宰当场处决,收回了这颗逐渐
    失能的妖眼蓝瞳。

    但这看似愚蠢的自毁行径,殊不知却是伊斯特故意演给血魔女王
    看的,打从希瓦娜透露初红瞳行踪之初,蓝瞳被回收的命运就已经註
    定。

    不够强大的蓝瞳,本身的利用价值似乎随时可被遗弃,而完整体
    的翡兰络缇,却正依据着他的复仇计画而有重获新生契机.

    Ps:蓝瞳的主要异能为「幽化虚空」与「镜像反射」,此两特徵曾让
    翡兰络缇成为傑出的隐匿者与暗杀者,当时伊斯特在围捕红瞳时,也
    是凭着幽化虚空让对手找不到自己,再靠镜像反射一击重创血玫瑰。
    3.红瞳血玫瑰:

    巫妖王祖鲁曼用媚惑红瞳所练制成的绝色美女,继承了翡兰络缇
    大部分的能力,但却遭受诅咒拘束部分记忆,而成为妖王麾下的忠诚
    仆人。

    几百年前,血玫瑰曾替巫妖王蛊惑住狮王萨欧而除掉了不少魔族
    对手,但在萨欧离奇失踪之后,却没有得到该有赏赐感到愤愤不平,
    被派驻镇守魔晶城的日子更宛如监禁般难熬,直到伊斯特的出现后,
    这充满野心的精魔女王才终於获得一展长才的好机会。

    她首先媚惑了带领大军、却不懂指挥的东之国皇后蕊蜜拉,靠着
    邪术把大批救援军与法兰奇王子都纳为己方势力,成功阻扰过伊斯特
    计画,但此刻被巫妖王洗脑的红瞳,却并不清楚自己过去跟伊斯特曾
    有过地恩怨纠葛。

    只可惜,因一时的大意,血玫瑰中了希瓦娜专为剋服她的血族剧
    毒而丧失副体,接着又被迫面临伊斯特的紧迫追杀,骄傲的女王,竟
    选择以最极端方式,壮烈地自爆身亡,但却不知死掉的意识,也只是
    被巫妖王改造下的假意志而已,真正埋藏在红瞳最深处的翡兰络缇,
    才是伊斯特此行最主要的锁定目标。

    Ps:红瞳的主要异能为「媚惑只眼」与「热能转化」,凡是眼睛与红
    瞳正面接触过者,都将无法避免地被蛊惑之力所影响,听从她的指示
    ,而就算肉眼没有直接与它对视,行为也可能因思绪剧烈波动而错乱
    、迷惑,至於热能转化则是将眼力焦点化为最炙热的激光,任何物体
    只要被这样的强光射中,都将立即灰飞湮灭。

    第二部、精魔天下

    第一回、红瞳

    幽暗荒芜的精魔废墟里,一股无形隐晦地不明能量飞快地朝外窜
    去,以急如流星般地速度,顺沿紧贴着隐蔽地形连奔数里,直到一名
    气绝多时的女人身旁才蹦出地面,露出那火红如日光般的热能型态,
    一溜烟地钻进那女屍体内。

    「啊……唔唔……啊啊啊……」女屍的身影绝美华丽,如尊贵的
    王妃般娇柔百媚,可偏偏从肩膀处蔓延出无数地黑色血脉,吸取着她
    身上的鲜血,但本以消香玉陨的荒野女屍,却在红光入体同时,登眼
    张口一啸,跟着起身狂呕,彷彿在那些呕吐物中还夹带大量地黑蝈蝓
    ,每吐一口,肩伤口上的黑血就逐渐地慢慢消退,直到半个多时辰,
    才完全散去,自行癒合。

    「呼……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在此时,
    女子突然放声狂笑,彷彿,是在对刚才惊险绝伦、天罗地网般地夺命
    杀机,感到庆幸与自傲。

    眼前这名重生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原本被血玫瑰遗弃、任其自
    生自灭的副体妖后:蕊蜜拉。

    此刻的蕊蜜拉,肩口所患毒血似乎已经清除泰半,脸色好转,四
    肢的黑色血脉也已被那源源不绝地蝈蝓性兽给吸乾排出,殭屍般地坏
    死肤色,终於又转回那吹弹可破地细嫩肌肤.

    「嘿嘿……哈哈哈哈!凭你们也想跟伟大的精魔女王斗!哼……
    没这么容易!」

    原来,这竟是血玫瑰设下来的保命拖延之计,其实在与希瓦娜双
    双纠缠之时,她非毫无还架之力,却仍任由她包围追赶,原因就在於
    不清楚背后还隐藏有多少势力存在,而且希瓦娜贵为血魔族的公主,
    也绝不可能只身在此埋伏,於是使了一个断尾求生的虚招,把自己另
    一半遗弃在原地,实为藉机疗伤,果真把她与伊斯特两人的阴谋给引
    了出来。

    血玫瑰毕竟曾为精魔族的女王,见惯了各种阴险诡计,甚至她本
    身就十分精於这些手段,於是她还故意以最激烈地自暴手法,让无穷
    热能烧毁肉身好掩盖「红瞳」本体逃离现场,就算此刻伊斯特已察觉
    到那颗无生气的眼瞳石是假,也已追捕不及了。

    然而,她也不全然得了便宜,逃命过程毕竟惊险万分,而且代价
    不斐,此刻她虽安然地回到蕊蜜拉身上,但本体一死,等同也仅剩下
    一半不到的魔力,况且蕊蜜拉的身子又不适合施展高等魔法,眼下的
    危机,可没有这么快就得到解除。

    「哼哼……伊斯特……希瓦娜,精魔的叛徒与血魔走狗……我血
    玫瑰可不会这么轻易就被你们击败的,嗯,我就要让你们怎么也料想
    不到,我会在你最无防备的脆弱时刻,给予致命一击!」血玫瑰简单
    地理了理一身汙垢,大步,竟回头往那荒城废墟方向行去。

    她的心中已盘算妥当,这一行,她料定伊斯特与希瓦娜若不是真
    以为她死了,就是判断她会夹着尾巴逃回祖鲁曼管辖的魔城去,谁都
    不可能会猜想的到,她竟会胆大到敢只身一人,潜回这早已非她这名
    精魔女王管辖中的旧日地盘.

    原来,她与这二人早有不解宿怨,加上这么一事无成地折返魔域
    ,铁定吃罪不小,甚至引来杀身之祸都不无可能,眼下派去抓拿「那
    人」的兵力又已凶多吉少,唯有靠自己尽早立下功绩,才是保命之计
    。

    心意已定之后,血玫瑰(蕊蜜拉)便挑准隐密暗道而行,毕竟她
    也曾是这片领土的唯一主宰,对如何神不知、鬼不觉折返祕境深处是
    瞭若指掌。

    「咦?这是……」然而行至半途,血玫瑰立刻被那遍地枯坏如槁
    地巨树灰烬,感到狐疑,原本精魔族是有能驱使妖籐巨木的花魁性兽
    ,但那头女妖早已不敌天妖血的催生炼化,丧失控制而被封印在空浮
    城内,怎么如今竟然又被放了出来,还死在这里,难道,这又是伊斯
    特所干的好事吗?

    「嗯……这不对劲,待我瞧明白你到底在弄什么玄虚。」血玫瑰
    小心翼翼地尾随枯藤中心走去,只见偌大地广阔冥府之中,来到小路
    的尽头,便是枯籐巨树的残骸中心。

    「这……这是……」只见,参天巨木的中心点,是被大片妖花蕊
    瓣所包围着一个女人,一名早已被籐蔓抽乾、同化地可悲人形,露出
    那一脸惊慌表情化成雕塑,四周还不停燃烧着幢幢妖火,气氛格外显
    地骇然恐怖。

    但让血玫瑰感到讶异的,并非是这妖花的死状,而是女子的容颜
    让自己感到无比困惑,彷彿……就像是自己在很久、很久以前,已回
    想不起、却又熟悉不过的原本面貌。

    「这……这是我……」血玫瑰的手情不自禁地在那枯木脸蛋上轻
    轻抚摸着,突然,一股绵延不绝地无穷思绪,竟透过股掌之间,迅速
    地奔进到她的大脑里去。

    「啊啊!」血玫瑰长啸一声,但见巨大哀伤地负面记忆,竟似回
    归到自己身体内一般,不断、不断地灌输到她的脑海里面,就连被祖
    鲁曼刻意掩盖住的记忆,也终於被这无法阻挡的强大力量,给一举冲
    破!

    「啊噁……我……我!我是……我不是血玫瑰……我……我……
    我是翡兰珞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时,意念交织冲突下的血玫瑰,却如疯癫发狂般地突而大笑起
    来,彷彿是多年来被压抑住的一股怨念给吐出来般,舒畅傲然地仰天
    狂笑。

    「哈哈哈……是……我是翡兰珞缇……翡兰珞缇才是精魔族的唯
    一主宰……哈哈哈哈……我……我再也不是祖鲁曼的走狗……啊啊!
    」

    血玫瑰浑身摇晃地十分厉害,彷彿木人上的残留意志,正帮助她
    拼命抗衡着祖鲁曼先前所下的束缚咒语.

    「喝……喝……我……我是女王!所……所有人都要跪在我翡兰
    珞缇脚下!呼呼……哈哈哈哈!」

    不到片刻,血玫瑰竟似冲破了祖鲁曼的精神禁锢,让被封印的「
    翡兰珞缇」名字,曾经显赫无比的妖后名讳,又再度重新地返回到自
    己无比自傲的血液里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过了良久,血玫瑰的双眼再度泛出
    耀眼红光,红瞳的主人在吸取完蓝瞳残留下的记忆之后,整个人,似
    乎正历经过蜕变般的魔光泛发,精神奕奕。

    「伊斯特……你最大的失算,就是不该把蓝瞳给吸收回去,让我
    得到这么多宝贵的重要记忆,现在……你所想做的下一步,通通已经
    在我的掌握之中了……」

    血玫瑰的脸上露出无法遮掩地得意表情,蓝瞳的记忆中,早已清
    楚无比地指引她,伊斯特的每项目的、做过哪些事、为了什么结果…
    …每一笔、每一件事都清楚无比地烙印在她的脑海里了。

    接着血玫瑰用手一指,满遍枯萎的妖花丛林却像雪片般地炸开成
    细微粉末,不消半刻树籐竟成灰烬消失地无影无踪,她再把落掉蕊瓣
    外的一棵发光种子吞入口中,像似要把花魁最终所剩的性兽之力给回
    收之后,快步地离开现场。

    另一方面

    隐密无比的指挥室中,伊斯特独自一人横卧在张大而舒适地王座
    上,手里抚玩着一颗黯淡无光的眼瞳石,突然伸手用力一捏,石子立
    刻化成粒粒灰削滚落一地。

    「哼哼……」伊斯特的脸上似乎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看着幽暗无
    光地密室尽头,思索似乎佔据了他全部精力,如同他以往经历过的每
    次战斗,都必须耗尽所有心思仔细盘算,才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不理解的人,还以为他是靠着涅妖剑而战无不败,但其实早在很
    久、很久以前,他就已经悟出一个道理,斗力只能赢一时,唯有斗智
    ,才能获得最终想要的真正成果。

    不一会,指挥室里走进来一个人,一名长发乌黑地美艳女子盈盈
    跪在他的脚下,并先亲吻过他的手之后,才毕恭毕敬地对着主人报告
    出所有战况.

    「回禀主宰,西南方出现大批人马,而且,从人数判断,极可能
    是由玛哈尔所亲自带队,还有在西南不远位置,也感应到了嘉蒂亚的
    存在,似乎还在那寻找女神官下落。」

    继承媚蛇性兽之后,原本刺杀伊斯特不成的女军官夏雅,如今俨
    然已成他最得力的麾下女奴。

    「也该是时候了,你还在等什么?」

    伊斯特对於这样讯息似乎一点都不感到意外,眼里只瞧着夏雅奶
    子一句不说,但女奴却已会意地羞红着脸,主动拉开主人胯下裤裆,
    把精壮无比的粗大肉棒含在嘴里,一面服侍,一面哝哝地呢喃回报。
    「嗯,继续说……」

    「吮……嗯……吮吮……丽芙……也已经准备好了……吮……在
    几个时辰之后,穴里的虫卵就会孵化完成……」

    夏雅嘴里含的越起劲,身体就越发感觉搔痒炙热起来,体质受到
    祭器影响之后,对於主人的精液味道是异常喜爱,光仅含在口中摩擦
    ,下体就已湿热一片,必须用指头好好擦拭爱抚才行。

    「哼哼,这个惹出不少麻烦的「容器」,总算也快要能够发挥作
    用了,碧莉丝呢?」

    「吮吮……蛊夙该的黯魔元神……果真能克制她体内的圣灵之力
    ,再过不久……应该就会是她神力最弱的时候……啊……唔吮……」
    夏雅的鼻子不断用力吸着阴茎上的汗垢,彷彿这些气味已然转化
    成世上最强烈的催淫迷药般,让她的乳头快速硬挺发麻,并且不得不
    伸出手来好好搓揉,靠着两边手淫才能微微纾解。

    「哼哼,还有呢?」伊斯特故意用脚趾去摩擦夏雅的阴蒂,才轻
    轻碰触一下,娇躯已是不争气地抖罗一阵,喷出滴滴透亮地黏稠淫液
    。

    「啊……主……主人……我……」夏雅千娇百媚般地仰着头,不
    得不伸手撑着身体好让主人的脚趾能更深入到自己发痒难受的阴唇里
    面,她的眼神里完全被伊斯特所吞没笼罩,丝毫看不见一丝自我,只
    要伊斯特想怎么做,这副淫乱地身躯都会义无反顾地强烈回应着。
    「想要是么?」

    「是……是……」夏雅露出无比渴望地眼神,只道主人施舍,自
    己便要粉身碎骨,融化在那一次强烈过一次的激情快感当中。

    「你喜欢做爱?」

    「是……夏雅喜欢做爱……最喜欢主人的大肉棒……」夏雅舔了
    舔舌头,毫无羞耻地赤裸呼应,以往的那个女人,是个不苟言笑、只
    要稍微被男人碰触到就会打断对方肋骨的冰山美人,才几天不到时间
    里,祭器已然改变了她的肉体,而这个主人……也彻底扭曲了她对於
    性欲地急切反应。

    「说明白点……」

    「夏雅……自从媚蛇寄生之后,总有个声音不断在脑中呢喃着…
    …虽然不懂那些话的意思,但……只要那声音一响起,就会感觉主人
    的肉棒进入了我身体一样……有时候……又会觉得那东西像似原本就
    长在我体内……那种错觉……让我越来越想要让主人的肉棒进来……
    」

    美女的脸色尽管红通一片,但嘴巴似乎与心连不在一块,无法克
    制自己地娓娓道出心中淫欲.

    「哦?哼哼……你知道那是什么声音么?」伊斯特伸手搓揉夏雅
    胸前的两团大奶子,而且不像是在纾缓她的性欲,而是驯服着让女体
    内更强烈的欲望发生。

    「啊……不……不知道……」

    「主人说过,性兽是一种淫能最终的聚合体……是附在精魔体内
    的一种力量,不该影响我的……但魅悦莎……魅悦莎……她……她强
    烈到几乎可以控制我……还逼我看见……一些不该看见的……啊!」
    就在夏雅意识迷离之际,伊斯特突然拉了她一把,顺势将被舔的
    火烫的大肉棒滋地一声,深深插入她的淫穴里去!

    「到了这种程度,都还没完全被「她」吞噬掉,嘿嘿……夏雅你
    果真不简单呢。」

    伊斯特脸上露出一丝满足的表情,放开腰际的摆动力道,让这陷
    入爱欲痴态地听话女奴,得以满足地张脚猛夹,泄出一阵又一阵涔涔
    大量地丰沛淫水加以回应。

    「啊啊……主人……好……好……啊啊啊……好深……好舒服…
    …」

    「啊啊啊!」就在无穷的快感瞬间就要将夏雅给完全淹没之际,
    通体幽冥地湛蓝光芒,竟似从伊斯特的下体邪茎中,一吋一步地缓缓
    移入夏雅体内,跟着由上方主动套弄下的女体,竟成了不断放射出强
    烈异光地妖化姿态.

    「我……我……啊啊啊啊啊啊!」

    「嘿嘿嘿嘿……这样的身体也已经准备好了,不管过程中出现过
    什么样的麻烦,最终……我们的计画……依旧会将如期完成!哈哈哈
    哈!」伊斯特猛烈灌住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源源不绝……不
    停止……不断地灌入着……那原本就埋藏在他体内的真实能量……
[ 本帖最后由 ls1991lsok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ls1991lsok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