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江湖】作者:ytygs
【江湖】作者:ytygs
字数:3820

                灭门

  春风拂面,花香袭人。正是春光灿烂季节。真定府府前门大街,一条青石板路直通西门。一座建筑宏伟的府邸之前,左右两尊石狮张牙舞爪,神态勇猛,栩栩如生。大宅朱漆高门,碗大的铜钉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门钉匾额写着天下第一四个金漆大字。落款是威武大将军朱寿。这朱寿正是当今天子,此间大宅也正是表彰三年前在猛虎口下救得皇上的大侠——姚恩俊。因护驾有功,皇帝不但将自己的长公主下嫁姚恩俊,更许诺从一品大员,加封威武侯。奈何姚恩俊江湖懒散惯了,无意为官,故赐此豪宅一座。公主嫁与恩俊不久,诞下一子,取名姚珪。
  今日尚未满月。

  突然间大门开启,从门中缓步走出一名女子,十七八岁年纪,做少妇打扮,头上草草挂一金钗。身形婀娜,肤色如雪,身后跟一侍女,怀抱婴孩。

  「公主,外边风大,少爷还小,受不得风寒,咱们还是回去吧。老爷刚出门不到三天,现在应还没有到京,不会现在回来的。再说让陈七他们去打听就行了啊,何必亲自天天往外跑。」

  那少妇转头向婴儿一瞥,只见婴儿脸色红润,熟睡正香。又抬头望望西门外啊正是初春季节,北方天气还略显寒冷,大街上只有几名乞丐与讨生活的商贩在纠缠。转身一言不发,就要返回内室。

  一只黑手却突然拉住公主的衣角。转头看去,只见是一四十来岁的乞丐,容貌甚丑,脸上有不少痘瘢,肤色黑黝黝的甚是粗糙。咧开嘴,露出满口黄牙。摊开右手,满脸堆笑。

  公主眉头一皱,门口早已抢出一个大汉。一脚正中乞丐心窝,早踹到在地。
  来人正是陈七,姚府的护院。公主一言不发,快步进内堂去了。

  「瞎啦眼的东西,这是什么地方,是你随便来的吗?」抱孩子的侍女早气的花枝招展,要不是抱着孩子,恐怕也早就上去动手了。

  公主脚未停,淡淡的说,「玉兰,和他纠缠什么,交给陈七就好了,还不过来给我换件衣服。」

  侍女狠狠的向乞丐瞪了一眼,快步跟了上去。

  乞丐跌坐在地上,目光淫邪的从侍女的胸部转移到屁股上。冷不防被陈七一脚踹在脸上。

  公主进到内室,一下坐到椅上,招呼侍女给她换衣。侍女将婴儿放在床上,盖上被子。转身从里间拿出一件鹅黄绒衣。尚未开口就听见门口陈七的声音。
  「公主,那个乞丐已经被拿下了,您看如何处理才好。」

  「你们看着处理吧,我看着恶心,这点小事别过来烦我。」

  门咣当一声被推开,侍女萍儿,张开嘴就要大声呵斥。只见陈七一头栽倒在地上,颈部五个紫黑色指印深入肌肤。乞丐笑呵呵的搓着双手,迈步走了进来。
  「来人呀,人都死了不成?」萍儿一遍叫着,一遍挡在公主的面前。「死是还没死,不过活的也确实不多了。没想到堂堂侯爵府,连做饭的下人加起来还不到十个,天下第一的仆从竟没一个会武功的。」

  乞丐,迈步跨过门槛,一伸手将萍儿揽在怀中,右手直接在萍儿胯下一抠,萍儿惨叫一声,裆部渗出血来。「请问公主,姚恩俊躲到哪里去了,我们是来向他请教这天下第一的剑法的。看看是他的剑快,还是我的刀快。」

  公主被押着来到天井,只见姚府不多的几名护院与仆人围站在一起,几名拿长刀的汉子看护着,不时的虚劈几下,引来一阵尖叫。

  「公主不肯说,不如你来说吧。」乞丐挥了挥手,一名黑衣汉子走到萍儿身后,两手从腋下穿过,勒住肩膀。萍儿努力挣扎,却怎能动得分毫。

  「你说还是不说?」

  「呸,有种就杀了我。」

  乞丐笑了笑,转身向公主走了三步,猛然回头,一股凌厉的刀锋,带着呼啸直砍下来。公主吓的闭上了眼睛。却没听见惨叫。只见萍儿脸色雪白,却并未受伤。萍儿惊魂稍定,刚要继续咒骂。一阵春风吹过,胸前的衣服,连同裘衣一起啊被掀了起来。露出一个浑圆的胸部。乞丐转身走到萍儿的身边。伸出黑乎乎的右手,抚摸着萍儿雪白的脖颈,一点点下移,移动到左肩膀,又沿着前胸滑到了右肩膀。萍儿的上衣前襟已经被完全斩开,随着春风不停的将春光泄露。乞丐探出双手,沿着肩膀将萍儿的衣服翻了上去。两个浑圆雪白的乳房完全暴露在春风之下。冷风袭来,一层鸡皮疙瘩在乳房上呈现,乳头也挺立起来。乞丐伸出舌头啊,在萍儿的乳头一舔,带来乳房的一颤。一把抓住一个乳房揉搓起来,转过头来,对公主暧昧的一笑。公主打了一个冷颤。

  「公主呀,你看是我的刀快还是你老公的刀快呀?」乞丐将刀刃反过来放到公主的脖子上。一名黑衣人在公主膝窝踢了一脚,公主立刻跪到在地上。刀背狠狠的压在公主的脖子上,逼得她抬不起头来,只能将头趴在地上。

  「今天我本来是和姚恩俊比试刀法的,看看他这个天下第一是不是名不副实啊。不过你们既然都不肯说,看来我只好和夫人比试下枪法了。」看看我的枪厉害,还是姚恩俊的枪厉害。围观的精壮大汉都呵呵的笑了起来。乞丐将公主的下摆撩了起来。白色的紧身裤,勾勒出浑圆的臀部,虽然刚刚生过孩子,但十几岁的少妇天生的艳丽却依然无法阻挡,再加上少妇的成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啊。

  裤子慢慢的被褪了下来,先是小蛮腰,然后是若以若现的沟渠,接着是紧致的肛门,最后是令人销魂的驸马穴。由于是撅着屁股,公主的两篇阴唇并没有紧紧的糊住阴道口,相反到由于紧张而充血,粉嫩如新。乞丐倒也不是性急的主,沿着阴道口轻轻的抚摸那充血的阴唇,慢慢的移到那性感的小疙瘩,轻轻的一扫啊一阵快感袭来,公主忍不住嗯了一声。乞丐用手指拨开包裹阴蒂的肌肤,伸出舌头,不停的摩挲着,带来公主一阵阵的颤抖。阴道里渐渐湿润起来,终于一滴雨露落到了乞丐的嘴里。乞丐嬉笑着,品味着公主的味道。

  乞丐一把拉下了裤子,下体兴奋的阳具,已经高高举起,龟头上一片鲜红,看起来要爆炸一般。公主知道今天难逃受辱的命运,如此姿势岂不是自己将臀部迎合对方的阴茎。乞丐深吸一口气,将阴茎向下按下,然后身体贴上了公主的驸马穴,肚子贴上了公主丰满的屁股。公主的阴唇包裹住了阴茎上侧两边的肌肤,阴道口感受到了阴茎的温度,龟头顶在阴蒂上努力的抖动,想尽早接触阴道的内壁。乞丐并不着急将阴茎放入阴道,反而沿着小腹,向上抓住了公主的两个乳房啊刚生完孩子的乳房是肿胀的,敏感的,而这肿胀敏感的乳房又被一个陌生人握在手中把玩,不时的还刺激着乳头。下体的龟头已经越来越无法阻挡,配合着阴道里的爱液,一次次的划过阴蒂,每经过一次,就越来越湿润,越来越光滑。终于,乞丐将臀部向后移了一移,龟头对准了阴道口,一股压力向体内传来,公主知道,他的枪就要进来了。

  龟头突破了阻力,开始滑入阴道,渐渐的整个龟头找到了桃花径,沟壑也要开始挤入阴道。突然,整个龟头被拔了出来,一只不同于乞丐的大手,在公主的臀部上抚摸。突然失去龟头的阴道,一阵阵空虚,没等公主反应过来,就感觉一只手在阴蒂上抚摸。腰部一沉,一个人坐在了自己身上。

  这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冷冷的看了乞丐一眼,手依然在公主的阴部,看起来是阻挡众人的视线,却用整个掌心在阴部抚摸。

  乞丐已经拔刀在手,看来者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心中一凌,难道是他。乞丐微微一抱拳问道:「不知朋友何人,可是凌风鬼侠。」

  侠不敢当,大家都叫我凌风鬼怪,这个女子让给兄弟我可好?

  老乞丐心想,这个凌风鬼怪为人忽正忽邪,随心而发,江湖上传说武功深不可测,今天见他也不过三十上下,量来江湖传言言过其实也是有的。主意一定,便道:「谅一曲曲女子何足挂齿,奈何兄弟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还请兄台多多担待。」

  凌风两眼一瞪。看来你是要和我抢女人喽?右手一抬,只听见周边四个壮汉各个眼珠凸起,口喷鲜血而死。老乞丐见凌风露了这一首,一身的欲望早飞到九霄云外。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心道不如顺水推船做个人情。既然凌大侠发下话来,在下无敢不从,这姚府的一切全归凌大侠所有。

  谁说我姓凌了,还有我要这些人干什么?都杀了吧,留下这个女人给我解闷啊。

  一声声惨叫过后,姚府所有下人全都身首异处,可惜萍儿那两个浑圆的乳房啊,还没尝过男人的滋味就赶去投胎。

  公主已经被发生的一切吓昏,迷迷糊糊的也听不清楚来人在说什么。

  既然如此,我们就告辞了。老乞丐一抱拳,转身欲走。

  等等,这个女人,你刚才用过了没有。

  老乞丐一愣,要说用过吧,只进去过一个龟头,尚未抽插过,若说未用,龟头却也进去过。正不知如何回答,却听凌风说道。

  这样吧,这个女人先寄养在你们那,每月初一,十五我兴致来了,就去你们山寨洞房。女人要给我看好了。

  老乞丐唯一皱眉,大声说,放心吧,夫人在我这一根毛发都不会少,我们每天小心伺候着,等大爷过来洞房。说完,向公主的下体看了一眼,咽了咽唾沫。
  谁说这是我夫人?我要她毛发干嘛?我看了,你刚才调情蛮有情调的,以后就这样做。每天爱抚她的胸腹,用你那个玩意摩擦她的下体,保证下体的湿润,只不过没有我的命令,在不可将你那玩意插进去,否则,我帮你拔掉,明白吗?
  老乞丐挥挥手,精壮男子们搀扶起公主就要出门。凌风突然一把抓住一根捆绑下人的绳索,一手抡起公主,眨眼间,将老乞丐和公主绑在一起。公主此时已经下体赤裸,昏迷不醒,绳索绑在公主的腰间,公主两手环抱住老乞丐的脖颈,头枕着老乞丐的肩膀,两条腿分跨老乞丐的胯骨,乳房紧紧的贴在老乞丐胸前。
  一下子老乞丐又有了反应,下体立刻树立起来,并且滑到了公主的外阴。
  就这样抱回去吧,下月的十五,我去你们山寨洞房。

  老乞丐一抱拳,带着手下撤出了姚府大门。这种抱法,一走一颤,阴茎也就自然而然的摩擦着阴道口。直到走出两里地,老乞丐多次确认凌风并没有跟来,将公主向下一拽,至此,乞丐的阴茎方进入公主的体内,直没至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