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风雨雷电】(23)【作者:第一武士】
【风雨雷电】(23)【作者:第一武士】
字数:65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23回:刚离鹰爪又陷狐口

  章雅男睁开双眼后才发现自己竟然一丝不挂的被人以大字形绑在一根木柱子上。

  她刚刚从昏迷中醒过来,一时之间头痛欲裂,缓缓的摇了摇头后才想起昏迷之前发生的经过。

  「当时七哥和我相好,我煳里煳涂的就和他好了……他看来经验挺多的,和他好其实是挺舒服的一件事……」

  想到此处,一朵红云偷偷的爬到她俏脸上了。

  「后来……后来,我累了,就睡着了。怎么会被人绑起来了?七哥他人在哪儿呢?怎么我身上依然一件衣物都没有呢?我当下又在那儿呢?」

  到了此刻,章雅男才四周张望了几眼,赫然发现自己身处于一间黑漆漆的密室里,除了那根木柱子之外,只依稀看见一些放在牆边的刑具。

  她心中一凉,「看来我已落在敌人手里了!但到底是谁呢?莫非是魔尊的人?那七哥呢?他当前肯定是身处险境,我必须要想办法脱身去救他!」

  章雅男天生热血,喜欢锄强扶弱,虽然身陷囹圄但却不为自己处境操心,反而为不知所踪的萧七而心急如焚,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自己落入敌手都是全拜萧七所赐。

  她暗运内力,想要把捆绑着自己双手的绳索挣断,但敌人也晓得她身怀绝技,所以特意用了最粗的绳索,而且还多加了几个死结,她虽然武功不凡,但一时半刻之间也无法逃出天生。

  章雅男挣扎好一阵子后依然徒劳无功,只好暂时放弃了。

  就在此时,突然有人推门而入。

  她转头一看,发现来者是个高高瘦瘦,三十来岁的汉子。

  那人留着又尖又长的手指甲,一张瘦脸露出淫邪笑容,满嘴的黄牙令人一看就噁心。

  他遥远看见章雅男玉体就双眼发亮,急步走到她身前,笑嘻嘻的说,「果然是个佳人,能够狂风剑客和雷霆万钧会对你一见倾心!嘿嘿嘿!」

  章雅男杏眼圆瞪,「你是什么人?我七哥在哪里?赶紧把我放了?不然的话我饶不了你!」

  那高瘦汉子自然就是铁鹰了。

  他听了章雅男那番话后不禁仰头狂笑,「呵呵呵!有意思,真有意思!落在老子手里了,不仅仅毫不惧怕,竟然还对老子恶言相向?呵呵呵!」

  章雅男瞪着铁鹰说,「我是苏州城捕快,我代表王法。你私自监禁公僕,该当何罪?还不赶紧把我放了!」

  铁鹰笑得更是疯狂了,「呵呵呵!小蹄子真够凶悍!苏州城捕快,呵呵呵,老子我还真不放在眼里!呵呵呵!」

  他突然伸出舌头,在章雅男俏脸舔了一下,在她脸上留下一口唾液。

  章雅男看见他迈进,下意识的就往后一缩,可是她人被绑着,根本就无法闪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脸被他糟蹋了。

  铁鹰不仅仅是舔舐章雅男脸庞而已,还低下头吸吮她右乳,连她左乳也被他那乾瘪瘪的手佔领了。

  章雅男突然之间被这长相猥琐之人如此上下其手,不由娇声惊呼。

  她性格刚烈,不甘受辱,虽然四肢不能弹动,依然把头往下一沉,下巴重重的撞在铁鹰额头上,把他撞得晕头转向。

  铁鹰吃痛之下,马上往后退。

  他一边伸手抚着头,一边破口大骂,「臭娘们,真的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不把你干得死去活来就不是铁鹰!」

  他怒气冲天的走过去,二话不说就给了章雅男一巴掌。

  章雅男四肢被绑,无法闪躲,只能白白的受了那一巴掌,半边脸顿时红了起来。

  铁鹰吃一次亏学一次乖,这次不再埋首于章雅男胸前,而是伸出一双禄山之爪,一把抓住章雅男双乳。

  他一双手不停的又捏又搓,使章雅男那一双美乳变出了万般形状。

  一时间,羞耻感充斥了章雅男全身,这个铁血女捕快不禁咬牙切齿的吐出了几句话,「铁鹰,你今日辱我,我章雅男在此对天发誓,他朝必定要你人头落地!」
  铁鹰听了后突然双手用力一捏她乳房,「你这臭娘们死到临头还在这里耍嘴皮子?嘿嘿嘿,待会老子就要你欲仙欲死,给你来个梅开二度,三度,四度!让你嚐嚐老子的厉害!」

  铁鹰原本就是个贪花好色之徒,此时被章雅男惹怒了,更是想要把她狠狠地凌辱一番,以此发洩慾火以及怒火,于是捏了她乳房一阵子后就解开腰带,把自己下身露出来。

  他人长得瘦,双腿间那玩意也是同样的瘦,但却比常人长多了,此时已是凶相毕露,高高的举起来对住章雅男。

  章雅男看见了他那丑态,不禁心中一沉,「莫非我今天劫数难逃,要失身于此獠手上了?」

  铁鹰一把抓住章雅男脸颊,令她不能左闪右避,然后张开大嘴,打算强吻佳人。

  章雅男虽然无法闪避,但她宁死不屈,一直紧闭嘴巴,不让铁鹰得逞。
  铁鹰有多次採花检验,对于烈性女子自有应付之法,他不慌不忙的用鹰爪一把扣住章雅男咽喉,后者一痛之下,情不自禁的张开嘴,而铁鹰就趁机一口封住她香唇。

  没想到章雅男依然不屈服,竟然狠狠地一口要在铁鹰嘴唇上。

  她这一咬实在是出乎铁鹰意料之外,只好赶紧把头一缩。

  纵然如此,他嘴唇依然被章雅男咬的一片血肉模煳。

  「斗胆!」

  铁鹰狂怒之下,一连几巴掌又再重重的掴在章雅男脸上。

  章雅男被他打到嘴角溅血,头也垂下来,顿时间失去了抵抗能力。

  铁鹰恨声说,「老子原本只是想和你乐一乐,让你尝试一下真正的男人!既然你冥顽不灵,哼,老子待会就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他三番两次被章雅男袭击,再也不敢太过于靠近这性如烈火的女捕头,而是与她保持着一个距离继续大力搓捏她乳房。

  章雅男虽然是怒火攻心,但也无可奈何,只能以怨毒的眼神盯着那个淫徒。
  章雅男越是不忿,越是把铁鹰的慾火燃点起来。

  只见他双眼通红,突然把下身压在章雅男双腿之间,把他那根又长又瘦的阳具贴在伊人玉门之前,不停的摩擦着。

  章雅男实在忍不住了,鼓起内力把一口唾液箭一般的吐到铁鹰眼球上。
  章雅男虽然并非绝世高手,但眼球乃是人体脆弱之处,铁鹰不由伸手掩眼痛呼,满腔慾火立刻被淋湿了,原本硬邦邦的阳具也稍微软下来了。

  过来好一阵子后铁鹰才好不容易的睁开眼睛。

  只见他双目射出毒辣的光芒,「他奶奶的!老子饶不了你!」

  此时他心中的怒火远远盖过了慾火,极怒之下只想把章雅男置于死地,而不再想凌辱她了。

  他二话不说,一爪抓在章雅男肩膀上,带起了一朵血花。

  血花尚未落地,铁鹰第二爪又来了,「老子要把你身上的肉一块块的撕下来!」
  他这一爪是用了十成功力,若是中招,章雅男不免皮开肉绽。

  眼看第二朵血花快将贱出时,铁鹰那五根手指突然停顿了。

  章雅男定睛一看,赫然发现密室里多了一个青衣少年,铁鹰那一爪就是被他以一把扇子拦住了。

  那少年眉清目秀,长得非常俊俏,他年纪看来二十不到,比章雅男还小个一两岁,但在头部左侧却留有一绺银髮。

  他个子不高,比铁鹰矮了一个半头,但铁鹰这一爪一碰到他那把纸扇却无法再前进一分一毫了。

  「你为何阻拦我?」

  铁鹰怒吼一声。

  那少年微微一笑,轻轻吐出一个字,「滚!」

  铁鹰再三怒吼,「你别嚣张,你真以为我不敢对你出手吗?」

  那少年只回了一声好,纸扇就犹如毒蛇一般的往铁鹰咽喉插过去。

  铁鹰见他出招狠毒,赶紧往后急退,但这纸扇却紧追不捨,一直与铁鹰咽喉只有一寸之距。

  铁鹰不停的左闪右避,不到一阵子就已是满头大汗,眼中也露出了惊慌之色。
  那少年嘴角微微上扬,脸上闪过一丝讥讽之色。

  他暗运内力,一根扇骨突然冒出来,在铁鹰咽喉上划了一道血痕。

  「哼,终有一天,老子会要你好看!」

  铁鹰险险送命,不由汗流浃背。

  他不敢恋战,留下一句狠话后就转身开熘。

  那少年也不追赶,只是笑眯眯的由得铁鹰离去。

  看着铁鹰离去,章雅男不由鬆了口气。

  她眨了眨眼就发现那青衣少年已经笑眯眯的站在自己面前,方纔那把毒蛇般的纸扇又变回了一把普通的扇子,在他手上轻轻的摇着,带起来一阵凉风。
  章雅男想到自己一丝不挂的暴露于这美少年面前,不由大羞,「这位公子,谢谢你把恶人赶走,请问能否把雅男解下,然后再找些衣物给雅男?」

  「雅男?好名字!」

  那少年嘻嘻一笑,手上纸扇一挥,绑着章雅男双手的绳索应声而断。

  她赶紧一手掩住自己双乳,另一手解开绑着自己双脚的绳索。

  等到她恢复自由后,那少年已经把身上的长袍子脱下,温柔的替她披上。
  「谢谢公子拔刀相助……」

  章雅男红着脸向他道谢。

  她虽然挨了铁鹰一爪,但伤势不重,只是用那袍子上撕下来的碎布稍微包扎一下。

  那少年微微一笑,「雅男姐姐不需客气。」

  他虽然说的客气,但一双眼却一直滴熘熘的转来转去,从没离开过章雅男那动人的身躯。

  说也奇怪,同样是被男人盯着看,方才章雅男对铁鹰是愤恨交集,恨不得把那个猥琐的男人五马分尸,但面对着眼前这个美少年,她却在羞涩之馀又带有一丝暗喜。

  这个美少年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这意味着她很有吸引力。

  世上女子大部分都希望有英俊郎君对自己倾心,章雅男虽然性格豪爽,巾帼不让鬚眉,但依然存有这种女儿家心态。

  这少年虽然比她还小了一两岁,但却长得非常俊美,使她不由自主的心如鹿撞。

  那少年突然一把拉住章雅男玉手,二话不说就牵着她往密室外面走。

  「公子,我是苏州城捕快,敢问此地是何处?雅男还有一个同伴下落不明,公子武功高强,不晓得能否助雅男一臂之力把他救出来?」

  章雅男一直认为萧七也与她一起落在敌手,一旦脱身就向这个素昧平生的少年救助。

  那少年一口答应,「好!可是我们要到哪里去找你那同伴呢?」

  他嗓子童音未脱,看来年纪真的挺小的。

  被他如此一问,章雅男也愣住了。

  她想了一阵子后才开口说,「我的同伴应该也被方纔那坏人捉了!他刚才自称叫做什么铁鹰,公子可认识他吗?」

  那少年摇摇头,「不认识。」

  章雅男毕竟是个捕头,虽然为人耿直,但绝非傻子,突然之间对这个美少年起了疑心,「还没请教公子高姓大名?公子怎么会及时出现在此处把雅男救了呢?」
  那少年依然是一脸笑嘻嘻,「我姓胡,单名一个寅字。今天刚巧路过这所大宅,在牆外听见有争执之声,我这人最喜欢多管閒事了,所以就跳进来看个究竟。没想到就把一个如此美丽的姐姐给救了!」

  「胡寅……」

  章雅男低声念着他名字。

  胡寅笑着说,「家父很喜欢唐伯虎的字画,所以就为我取了这个名字。很可惜我除了懂得捣蛋之外,字画书法一律不懂,真的是配不上这名字啊!」

  此时两人已经步出了那密室,章雅男四周看了一眼,心中有了主意,「这大宅里面肯定不止那铁鹰一人,我们到处找找,看看能否找到一些人问问我同伴下落。」

  胡寅点了点头就牵着章雅男玉手在那大宅里面到处搜敌人踪影。

  那大宅建得金碧辉煌,但两人走了一圈,竟然是空无一人。

  一无所获的章雅男与胡寅呆立在那大宅大厅里,一时之间六神无主。

  胡寅两手一摊,做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姐姐,这里一个人都没有,那现在我们要去哪里救你同伴呢?」

  章雅男咬一咬牙,「既然如此,姐姐就先回去衙门!」

  那少年胡寅一直称呼她为姐姐,而他也的确看起来比她小,她在不经不觉中被他影响了,也自称姐姐了。

  胡寅听了连连点头,「那我就陪姐姐一起去衙门,一路上保护姐姐!」
  这少年时而武功高强,时而天真烂漫,章雅男虽然隐隐感到一丁点不妥,但心想他既然出手救了自己,应该不是个坏人,可能他武功高强但年纪尚幼,遇见了自己这个美丽的大姐姐就感到特别亲切。

  「美丽的大姐姐……」

  章雅男一想到这个长得如此俊美的少年是如此称呼自己时,不禁有点沾沾自喜。

  此时天际突然掠过一道闪电,然后一阵闷雷也随着而来。

  胡寅一听那轰雷声就一脸煞白的抱着章雅男,「姐姐……行雷闪电了!我怕!」
  一个武功高强的少年高手忽然犹如小孩子般的缩在章雅男怀里。

  章雅男原本也有点猜疑,但看见胡寅脸色苍白,眼眶里蕴含着泪光,她的心马上就软了,由得他把自己抱着,同时还轻轻的拍着他后背,低声安慰他,「不用怕,下雨天就会行雷,一会儿就过去了。」

  胡寅在她怀里仰着头点了点头,但却丝毫没有放鬆双手,依然把她抱得牢牢地。

  「姐姐,你好香……」章雅男想轻轻的把胡寅推开,可是他却不肯鬆手,「姐姐,我真的好害怕……」

  章雅男不忍心硬生生的把他推开,可是他的一双手却开始不规矩,原本搂着她玉背的手竟然伸入了长袍子里面,与她赤裸裸的肌肤直接接触。

  章雅男一被他触摸就浑身一震,整个人软了,竟然无力抗拒。

  胡寅变本加厉,把脸颊枕在章雅男双乳上,同时还不停的喃喃自语,「姐姐,你的身体好软啊……」

  章雅男身上就只有那一件长袍子,忽然被一个男子如此抚摸,不由脸红心跳。
  她在短短不到一顿饭时间里被两个男子上下其手,铁鹰是个中年猥琐男子,而胡寅却是一个异常俊美的少年;前者令她噁心,而后者却使她心旌摇曳,既想把他推开,但心中又有一丁点不捨得,整个人陷入了一种矛盾的心态里面。
  胡寅看她貌似已经就范了,一双手变本加厉,索性把她那件长袍子敞开,再次一睹她那一双美乳。

  自己身体私密的部位再次落在这个今天才相遇的美少年眼里,章雅男不由羞得闭上眼睛。

  「姐姐,你的乳房很漂亮啊……」

  章雅男虽然是娇羞无限,但听了胡寅的讚美,心中又不禁有一丝自豪感。
  胡寅虽然年纪不大,但却是个鬼灵精,看得出章雅男对自己并不抗拒,乾脆伸手捧着她乳房,放到自己面前吸吮她乳头。

  章雅男被他如此一吸,整个人马上酥酥麻麻的,乳头顿时立起来,胴体也变得火般烫热了。

  「姐姐,你身体好烫好烫啊……」

  胡寅吸了好一阵子后才鬆口,然后以撒娇的口吻缠着章雅男说。

  章雅男刚破身不久,对于男女之间这种爱抚最是敏感,加上胡寅技巧非凡,霎时间已经令她动情了,可是就在此时那小子却偏偏停下来了,使她不禁有点失落。

  她虽然很想胡寅继续吸下去,但她毕竟是个女儿家,这种要求她实在说不出口,只好慢慢的诱导他,「你喜欢姐姐吗?」

  胡寅点点头,「姐姐如此美丽,身体又香,我当然喜欢啦!」

  章雅男伸手摸了摸他额头,「那你还害不害怕行雷闪电?」

  胡寅点点头,「我还是怕的……我从小就怕行雷闪电……」

  章雅男趁机一把抱住他,把他的脸往自己乳房上靠,「别怕别怕,有姐姐在。」
  如此一来,胡寅的脸又和章雅男那美乳贴在一起了,他也顺理成章的再次吸吮她那竖立起来的乳头。

  一阵阵畅快的感觉从章雅男乳头传到她全身,使她不禁闭上眼睛低声呻吟了起来。

  「我再让他吸一会儿就回去衙门,把手足们召集起来,一块儿去找七哥……」
  她并没有忘记自己还要去把萧七救回来,可是却压不住心中的情慾,居然贪恋着这美少年的吸吮。

  两人此时身处于空无一人的大厅中央,外面天空一片黑漆漆,随着闷雷而来的是倾盆大雨。

  两人罔顾一切的相拥着,章雅男那件长袍子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落在地上,而她那一副健美的胴体也再次出现在胡寅眼前了。

  「姐姐,你真的好美啊!」

  胡寅一声声的讚美使章雅男更是意乱情迷。

  「同样是男人的抚摸,为何庾大哥,嬴大哥,七哥,还有这个小弟弟,会令我感到非常舒服,但方纔那个什么铁鹰却令我感到噁心透顶呢?」

  在享乐的同时,章雅男也在暗自思量,毕竟对于她这个初尝男女之欢的女子而言,一切都是新奇的。

  「这个小弟弟年纪那么小,怎么如此懂得取悦女子呢?还是天下男子都是如此呢?」

  在她不停的胡思乱想的时候,胡寅已经从她双乳逐渐往下移动,终于抵达她双腿之间。

  他把舌头往前一探,发现玉户里面已是一片潮湿。

  他晓得面前这个娇娃已经情难自控,马上再接再厉,把舌头往里面直冲,把章雅男的情慾燃烧起来。

  章雅男霎时间犹如受雷击,一双腿顿时发软,若不是她及时抱住胡寅头部,恐怕早已倒在地上了。

  胡寅舌头在她体内横行霸道一阵子后就再次转移阵地,又再循着她胴体往上移动。

  此次他舌头在章雅男肚子上停留,舌尖不断的往肚脐眼里面鑽,而章雅男也随着他这动作而颤抖着。

  看见了章雅男那欲仙欲死的神情,一丝与胡寅年龄绝不相符的邪笑突然在他脸上一闪而过。

  那笑容若是出现在铁鹰脸上,可以说是理所当然,但此刻出现在胡寅那张俊美无邪的脸上却是无比的诡异。

  可惜正在乐中的章雅男无暇看见这美少年无意中流露出来的真面目。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